_Ahr.

过眼烟云散随风, 幻化金顶伶仃

松。 分分合合世间爱, 缘起缘灭一场

空。万念俱灰渐憔悴, 只羡世外比丘

僧。 我佛慈悲救苦难, 愿遁空门渡众生。

【人民的名义】赵氏春秋

***警告⚠️:私设如山!!!赵家中心!祁厅花攻!厅花攻!攻!

作者高三逻辑不是太严谨,不懂法。

人物属于周梅森,OOC属于我。

原创主角三观不正!

玻璃心勿拍!接受建议!

………………………………………………………………………………


Chapter.3 晓风将起

Part.6

赵公子总感觉自家弟弟和他老子在汉东下了一盘大棋,苦逼在于他自己是枚被人下下去,本身还稀里糊涂的棋子。

“小琴啊,你说我这弟弟脑袋里面都装的什么呢?”

“我的赵大公子,可是您说的啊,让我少提您的宝贝弟弟。”一个曼妙的身影靠在门框上,手里拿着一杯红酒,淡笑着。她身着一身红裙,神态言笑晏晏,麻色的卷发自然的披在身后,凭添几分干练。“再说了,我到现在都没见过那位,我哪能猜得出来。”

听出高小琴语气中的娇嗔,赵瑞龙接过红酒,勾着她小巧的下巴,调笑道:“行,下次让咱们小琴见见。”

上次赵承祚敲打完,第二天他就把该清的人都清了,他的得力下属杜伯仲首当其冲受到波及。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两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严格来讲杜伯仲只能说是他的合伙人,没到下属的程度。但这家伙揣摩人心有一套,处理一些尾巴更是好用,而且他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低,他也就乐于与他合作。要真算起来,杜伯仲才算是汉东的真地头蛇,认识他之前已是黑白两道通吃。据说杜伯仲年轻时趟过部队上过战场,身上有一股子冲劲,后来转业看不上分配的工作,混起了黑道,更是阴狠。即便这样,赵瑞龙也没怕过这个杜伯仲,一是因为他老子赵立春在那镇着,他不敢有动作;二是他相信如果杜伯仲敢动报复他的心思,赵承祚就能让他这辈子再也没机会见太阳。论起阴狠,他真没见过比他弟弟还阴暗狠毒的人!

清理队伍的过程中,倒是让他得了个大礼包——一对姐妹花,高小琴、高小凤。这对姐妹是杜伯仲的“遗产”,杜伯仲去湖心岛谈生意的时候看到的,就带出了那个小渔村精心培养。两姐妹长相几乎分毫不差,性格截然不同:姐姐高小琴干练圆滑,察言观色的本事炉火纯青,还有不俗的经济头脑;妹妹高小凤不如姐姐那般强势明理,也别有一番清纯的风情,因被高小琴保护的很好,眼睛中还留着少女的天真与活泼,煞是撩人。

看到两人的一瞬间,赵瑞龙就感叹:英雄冢,英雄冢啊!尤其是姐姐高小琴,很是得赵瑞龙喜欢。他不是杜伯仲,不干强迫威胁那档子事。说好听点是威逼利诱,白了说就是强奸。好好一个生命大和谐的运动,整的跟上刑一样实在没意思。争得美人同意,该干的都干了,赵瑞龙才知道高小琴受了多少杜伯仲给的委屈。

高小琴一看自己身子不干净,这个公子哥竟然不嫌弃,反而心疼的不得了,也不由拿出一分真心,那张胖脸也可爱起来。高小琴脑子比赵瑞龙灵活,只要不是涉及赵家核心的事都能帮着参谋参谋,还有耐心哄着赵瑞龙说,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倒像是稳定下来。赵瑞龙除去在赵承祚那日常敲打,就是在温柔乡里写企划案。

赵承祚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两人的关系,在赵瑞龙刚干完事忐忑的那两天提都不提。这个高小琴是个好苗子,要是让赵瑞曦带在身边培养两年,搞不好会成为减少赵瑞龙犯浑机率的利器。必要的时候有用,赵瑞龙愿意玩就让他玩,何必上纲上线。他没料到的,多年后高小琴竟真成了对付赵瑞龙的这辈子都舍不掉的利器。

虽然赵承祚嘱咐赵瑞龙将目标变成高育良,他依然没放弃对李达康的说服,他还是认为说动李达康要比说服高育良更靠谱。来来回回跑了不下一百遍吕州市政大楼,扯了将近两个月,有关楼层的人员全混个脸熟,值班表都快背下来了,月牙湖的地依旧没个着落。后来李达康干脆明给他闭门羹,下到基层调研去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这才叫赵瑞龙死心,把火力对准身为吕州市委书记的高育良。

高育良坐在办公室里已经不知道把李达康骂了多少遍,你可好一走了之,留我在这顶雷。他倒是想走,可已经下去一个市长,还没有哪个重要项目需要市委书记和市长共同出席。而且李达康下去有理由,才调来刚刚一年,可以拿不熟悉吕州当借口。他从吕州市长到吕州市委书记在任吕州五年,说不熟悉吕州谁信呐!

他不得不服赵瑞龙,把一个堂堂市委书记憋在办公室里不敢露头。只要逮到空,赵瑞龙准过来找他批地。李达康知道那块地不能批,他高育良能不知道?现在只要一听到赵瑞龙这三个字,高育良的太阳穴就蹦蹦的疼。这个赵公子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估计他再挡几回,他在吕州的日子该进入倒计时了。

一股颓然的感觉在高育良心里蔓延开,自己为政如何都不如上面一句话。也是厌烦透了赵瑞龙的纠缠,半是玩笑半是堵气的说到:“现在的吕州是市长说了算,月牙湖也是市长在管。所以要是李达康走了,我就给你批!”说完,高育良自己都笑了,政治哪能如此儿戏。

坐在对面的赵瑞龙同样笑了,这高育良真给他一个大惊喜!有了这句话,剩下的事情简单多了。他猜不透赵承祚的心思,也估摸出月牙湖是关键的点。现在吕州市委这块铁板终于被他翘起一角,任务也算完成。告诉高育良一句妥了,转身跟赵承祚请功去了。

这下高育良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一句不得了的玩笑,要是赵瑞龙真说动了赵立春,月牙湖他真给批?可权利的游戏真能这么玩吗?

“成了!老弟,真成了!”人未到,声先至,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果不其然,赵瑞龙挥舞着企划案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你真说对了啊,这个高育良果然比李达康好对付。我没提老爷子,人自己先提了,原话我给你学啊:只要调走李达康,我就给你批地!”赵瑞龙半侧个身,一副趾高气扬的神色。

赵承祚都要被赵瑞龙逗笑了,哪能看不出来他在学高育良。人家高育良原来是大学教授,从政后高居市委书记,这个态度符合身份更显矜持。到赵瑞龙这,让他学个不伦不类,更像是上个世纪港片流行的古惑仔在划地盘。

“我们这位高书记,是被你烦的不行了。他怕是觉得这种形势下,如果你的美食城项目势在必行,作为父亲一脉的李达康会被保留,作为梁群峰一脉的他会调走,临走咽不下这口气,跟你说气话呢。”赵承祚不着痕迹的掩住泰普的资料,语气里没有丝毫赵瑞龙的乐观。

高育良这个人没从政前城府也是极深,表面温文尔雅、温良恭俭,内里通晓世故、工于心计。有些人在某些方面就是有与生俱来的天赋,高育良就有着非同一般政客的天赋,所谓为官场而生。并不是说李达康要比他差,就他过于爱惜羽毛这一点而言没有高育良的八面玲珑作为领导者更有优势。相对的,高育良就更容易得到上司的赏识和下属的服从。

高育良入仕时间晚,升迁速度却极快,短短十年时间完成了从一个小小的处级系主任到厅级实权干部的跳跃。即便如此,从政稍晚依然成了高育良如今的掣肘,李达康的到来对他的提醒更加醒目。他想往更高的地方走,必须尽快入常,寻找新的政治资源,赵立春现今如日中天,不妨是高育良的选择。与其说高育良的话是玩笑,不如说是试探更为贴切。

即便如此,赵承祚依然认为高育良不会通过赵瑞龙的企划案。不仅仅是因为忌惮赵瑞龙身后的整个利益集团,更有高育良本身的文人清高。

高育良与李达康的政见不同来源于知识学派的差异,更是来源于阶级出身的悬殊。他出生于一个高知家庭,父亲也曾是大学教授,母亲是一个高中老师,而李达康出身三代贫农的农耕家庭,没有任何学习氛围可言。这样的成长环境形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人,高育良认为实践需要计划作为一个前提进行指导;李达康从成长中吸取经验,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简单粗暴,干就完了!

所以,尽管李达康任秘书的时间要远远长于高育良担任秘书的时间,但高育良那种家庭熏陶出的,把骨头碾碎也抹不掉的文人气息是比李达康比不上的。他思想上的清高旁人很难理解,表面上他世故圆滑,好像没有丝毫气节可言,事实上他自认是历史的改革者,胸中自有一片天地,不屑于他人评说。这从高育良的生活细节就能看出来,当初在美国担任赵承祚的指导教师时,不过是随手在草纸上举例都是一手极为惊艳的方正茂密的颜体以及指缝间总是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污垢的生活习惯。

如果高育良真的批了赵瑞龙当前的方案,赵承祚相信他绝不是惧怕赵家的权利,而是在权衡后牺牲一定利益的基础上争得更大的权利,然后才能更好的改变世界,为汉东崛起而准备。

目前赵承祚还没有找到能让高育良牺牲自己清誉来作出改变的条件,美食城的污染不是不能处理,那是要作为高育良的见面礼的。首先,他要做到让高育良改姓赵,这才是赵立春想要的。

至于李达康,调任已是必然。早在他还任秘书时,赵立春就曾对赵承祚说过,李达康会是个闯将,却绝不是个忠臣。所以,本应是秘书应该处理的很多事情,赵立春有意的避开。如今这位闯将要闹独立,可就不是赵书记想看到的局面了。况且,高育良和李达康确实不适合搭班子,一山不容二虎,两人走一是必然结局。既然高育良想要投诚,这位赵立春早期便很是欣赏的政法教授有何不接受的道理,那手颜体赵立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念念不忘。李达康的位置赵立春也准备好了,汉东GDP排名倒数的林城,一个危机与发展并存的城市,即可以给李达康一个警告,也是给李达康一个机会。成与不成,他李达康都是打着他赵家标签的急先锋,还翻不出大浪来。

说起字来,赵家人都写的一手好字,还要归功于赵立春赵书记。他常常评价李达康或是高育良书生意气,自己却也是爱好舞文弄墨,且还要求他的儿女附庸他的风雅。几个儿女中,赵承祚的书法造诣最高,赵瑞龙的字却是赵书记的心头好。赵立春极其推崇董其昌的风格,将“汉内真迹,搜访殆尽”。本人的书法也完全出于董其昌的路数,软美中涵有博雅的气度,但却失去了董书的神韵。但他对自己的书法十分自负,认为自己是被省委书记耽误的书法大家。而赵瑞龙的字可以说是赵立春一笔一画教出来的,自是极其喜爱,尽管相比自己有些绵软。

赵承祚习自宋徽宗的瘦金体,近两年已经开始形成有独特风格的趋势,既有瘦金书运笔飘忽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转折处可明显见到藏锋,又更加方正锋芒毕露。这也是李达康没想到赵承祚是赵立春的儿子的原因,父子俩的字迹风格完全不一样,而他的两个姐姐与那位哥哥字迹都投父所好,承袭赵立春。李达康身为赵立春的秘书,更是赵立春的笔杆子,对赵立春的书法再熟悉不过,模仿不出十分,六七分也是有的。赵瑞龙经常找他辅导作业,也熟悉的不得了。唯有没见过赵承祚,字体还相差如此之大,不怪乎他想不到。

赵瑞龙对自己幸幸苦苦两三个月的成果抱有极大期望,每每望着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企划案都好像当了一回亲爹,赵书记一直以来的含辛茹苦他也终于体会到了一点点。这已经让赵书记万分感动了,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叹可算能说出去了。为此赵书记特地空出一个小时亲自电话褒奖了赵承祚一番,事后赵瑞龙问自己老子夸没夸自己,赵承祚一个字没说,只是第二天让赵瑞龙用董书重新抄改了一遍用五号字打印都一指厚的《月牙湖建设工程规划建议书》。

为了这个月牙湖赵瑞龙洒下了太多血和泪,现在可算有希望了,赵承祚又给否了,他还能说什么,他也很是绝望啊!更气的,他没录音!

听到赵瑞龙后悔没录音,赵承祚再不跟赵瑞龙计较也气得够呛,多亏他忘了,要是他真这么干了,然后再去威胁高育良,那赵家可就危险了!高育良那是简简单单就甘于屈居人下的角色吗?作为他政坛领路人的梁群峰在近几年节节败退,直到倒台以后一病不起直接驾鹤西去,梁家顷刻间分崩离析,从此一蹶不振。而稳坐梁系第二把交椅的高育良在这场风暴中不仅没有伤筋动骨,反而继续青云直上。所拥有的政治智慧,连赵立春都不得不赞叹和防备。这样的人拉拢都来不及,赵瑞龙还要用混招树敌。更别说,那句话拿出去,明显赵立春的问题更大!

“你要庆幸你忘了。这招你要真用了,父亲都别想保你。”赵承祚手里捏着企划案,镜片后一双眸子黑沉沉的,“月牙湖得要,你要有要的方法。动动你的脑子,里面都是杂草吗?!高育良不是你,这样的手段人家早就玩剩了!”

“那句话对高育良是把柄,对父亲就不是威胁吗?高育良倒了就倒他一个,人家的履历不说清清白白,也算得上干净了,查完顶多就是个党内警告。父亲身后多少人不用我说了吧,可就一个你,就能让父亲一撸到底!麻烦赵公子再多读读书,回去好好想想跟高书记下次的见面!”

赵瑞龙被训的头都不敢抬,心里憋屈的想撞墙,我要有那脑子至于跑了这么多趟吗?你牛逼你上啊!

“我上还要你有什么用?给父亲添堵吗?”

卧槽!两年不见这小子读心的功夫越来越厉害了!赵瑞龙一脸惊恐,心道这地方真是不能再待了,再待什么颜色的内裤都得让他给读出来了。

赵承祚在美国时是曾研究过微表情和行为分析学,并将此融入到交易谈判当中。可对付赵瑞龙根本用不着如此大费周章,他所有的心理活动都写在脸上,不过能恐吓恐吓他不失为一种乐趣。

望着赵瑞龙落荒而逃的背影,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开始书写月牙湖建设的正式提案。


PS:虽然考完了,这两天全是聚会。之前答应考完加更也没加出来,真是很抱歉。不单独艾特小天使了,即将月刊挺忙的。我也不承诺了,办不到更不好,我尽量多更,或者一章内多写。

谢谢大家对我支持,以及暖心的高考加油!

马上期末考试季,预祝大家考试顺利。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