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hr.

过眼烟云散随风, 幻化金顶伶仃

松。 分分合合世间爱, 缘起缘灭一场

空。万念俱灰渐憔悴, 只羡世外比丘

僧。 我佛慈悲救苦难, 愿遁空门渡众生。

【人民的名义】赵氏春秋

***警告⚠️:私设如山!!!赵家中心!祁厅花攻!厅花攻!攻!

终于见面了😂@白瑾 

作者高三逻辑不是太严谨,不懂法。

人物属于周梅森,OOC属于我。

原创主角三观不正!

玻璃心勿拍!接受建议!

………………………………………………………………………………

Chapter.4 汉东岁月

Part.1

高小琴站在此刻显得异常厚重的书房木门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吐出,停了一下重新审视了一遍自己的着装是否得体,终于扣响了门。

“进。”

听到这道分外清朗的声音高小琴愣了愣,因为听上去实在太年轻了,像是少年的声音。她只知道赵瑞龙有个能降住他的弟弟,一直在美国,没见过人没听过声,但她想能让赵立春书记说出教育赵瑞龙这种话,两人年龄应该相差不大多在一两岁,现在从声音来说似乎并非如此。

推开门屋内有些昏暗,天色处于古语逢魔时刻的黄昏,黄的发红的光从半拉的欧式窗帘欺进,渲染出一层魔魅的光影。黑发的少年坐在帘幕与窗子交汇的地方,双腿交叠膝上放着一本单看外表就觉晦涩的书,一半身姿隐在暗影里,一半暴露在光下,精致苍白的脸反射着夕阳的余晖,显得不似真人。

高小琴脑海里突然闪出她妹妹曾迷恋过的描写吸血鬼的爱情小说,觉得其中的某些文字用来形容眼前的人万分贴切,也头一次认知漂亮这个词真的可以用来形容一个男人。不是女人的漂亮,是一种性别都阻挡不了的美丽,她这个公认的美人在他的面前都显得要逊色三分。

“小公子?”许是因为没找出这个少年和赵瑞龙的相像点,即便没看到屋里除她外还有第二人,高小琴还是确认一遍,她可深知上层人物的小爱好,她自己不也算。

赵承祚稍颔首,眼中浮出一点兴味,这个高小琴成长的真是快呢。

两人有一段距离,高小琴看不清赵承祚的神色,但她能感受到好像穿透她身体似的目光,让她产生本能想逃的冲动,即便当初面对杜伯仲那条毒蛇她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小公子,我是赵总的执行助理高小琴,今天赵总要在您这招待吕州公安的祁局长,派我布置,我来跟您说一声。”

感受到对方的紧张与脸上几乎挂不住的笑,赵承祚暗道还是不够啊,手抬起挥了一下,示意我知道了,看在赵瑞龙的面子上他不打算对高小琴下手调教,任其发展吧。

高小琴得了允许,鞠躬快速退出房间,轻巧的关上门,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这才发现几分钟的时间她后背已经湿透,终于明白为何赵瑞龙如此惧怕他,这是这个连眼神都令人心惊的少年,真不知日后会可怕到什么样。摇摇头,掐下时间打起精神去布置宴席。

一直到赵瑞龙来,高小琴满脑袋都是关于赵承祚的印象,赵瑞龙带着程度进屋的时候把高小琴吓得不由惊叫一声。

“想什么呢你?全神贯注的,人来了都不知道。这要是那祁局长来了,就看你发呆呗,这样还叫我放心?”人吓人吓死人,本来赵瑞龙没害怕,高小琴一叫到把他也吓一跳,气得乐了出来。又不满意高小琴还有些飘忽的眼神,拽着她的辫子扯了扯,让她看自己。

“讨厌,你。”高小琴白了笑的贱兮兮的赵瑞龙一眼,把辫子抢了回来,“想你弟弟呢呗,去打个招呼给人家吓得心直跳。”

“跳好啊,不跳不就死了吗?”赵瑞龙眼睛一瞪,装作一副为你好的样子。

高小琴气得捶了赵瑞龙肉乎乎的肚子一下,“你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怎么着,说说吧。”

“说什么呀?”高小琴呼口气,想起来赵承祚看自己的眼神总感觉没把自己当活人,“我就进去跟你弟弟打个招呼就出来了,那眼神就别提了。哎,我说赵瑞龙你跟你弟弟怎么长得这么不像呢?你看看你,再看看人家!”

赵瑞龙还能不知道自家老四看人那眼神,猜高小琴是被弄的心惊拿他来找平了,“我怎么了我,我像我妈,她像他妈,不是一个妈,当然不怎么像!”

这不废话嘛!扬扬头,高小琴笑道:“得了吧,赵大公子,可甭找借口了,你俩还是一个爸呢!你就承认吧,人家挑优点遗传,你挑缺点遗传。”

“嘿,行啊,高助理,连老板都敢得罪了。”

“哪敢啊,人家还指望着你吃饭呢。”

门口的程度简直无话可说,被主子这样强行撒狗粮他也是醉了,退也不是,进也不是。过了没一会儿,听到汽车引擎轰鸣声越来越近,脸上露出喜意。

“龙哥,祁同伟好像到了。”

秀恩爱被打断,赵瑞龙有些不满,但拎得清哪头轻哪头重,手指着外面道:“嗯,你去外面车里等着,别让他看见你啊。完了你送我和小琴回去。”

“知道了,龙哥。”

三人说完兵分两路,赵瑞龙带着高小琴去迎祁同伟,程度从别墅后门走绕进车里。

“好久不见啊,祁局长。”赵瑞龙没等人进门,就拽住祁同伟的手摇了两下,好像跟对方多熟悉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多年的老友。

“赵公子。”祁同伟倒没觉得尴尬,这些年或是因为他越来越高的地位,或是因为他岳丈的权势巴结他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早练就了一副笑脸。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赵瑞龙刚打算介绍身旁的高小琴就被祁同伟打断。

“我知道,我高老师的红颜知己。”

高小琴抿唇一笑,轻摇手指,笑道:“祁局长,您说的是我妹妹小凤,我是姐姐小琴。”

这下祁同伟可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是对姐妹花,重新细致的打量了一遍,发现姐妹俩长相一样,可气质截然不同,高小琴明显强势许多。而且细想想,高小琴出来时是亲密的挽着赵瑞龙胳膊的,他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去碰高育良的女人。

“哦,不好意思,你们姐妹长得太像了。”

“哪里的话,瑞龙有时候看背影都分不清我和妹妹,您第一次见哪能分得那么清。”高小凤看着祁同伟英俊的脸庞,心道今天赵瑞龙这是把吕州长得好的都凑一起了吗,这祁局长张的真够帅的。

赵瑞龙附和的点头,将祁同伟让进屋。

祁同伟也随之点头,客随主便。比起妹妹他对姐姐的感官更好一些,直爽大气,过门廊的时候还回给高小琴一个极富有魅力又得当的笑容。

进了屋祁同伟不动声色的把陈设布置观察一遍,不怪乎他敏感,他有想投靠山的心,但不能将命门交在别人手里。赵瑞龙的不择手段他没少听说,天知道这别墅里有多少为对付他做的准备,他可不打算亲身体验赵公子的“招待”,小心谨慎点总没错。

从一楼到二楼他看了一遍,真没发现陷阱一类的东西,唯一的异常,就是这栋别墅一楼和二楼风格差距很大,一楼装修中式风格,雕梁画栋,大厅摆着上等红木家具,木架上不是瓷瓶就是文玩;二楼的墙体和一楼接近,装饰完全变成了西式,像是后改的,走廊里挂着几幅他说不出作者文艺复兴风格的油画,从墙边的补漆来看,几乎没有褪色,应该是近期改装。看来赵瑞龙这栋别墅不仅仅是招待他用的,还另有其人。

进了今天开戏的房间,祁同伟就知道不去云华楼这步棋走对了。这房间里的东西新的不能再新,还有几处错位,应该是匆忙之下做了一个面子工程。不过他无所谓,双方目的都不在这顿饭如何享受,在于利益。

推杯换盏间时间过得飞快,一顿充满机锋的饭局有高小琴妙语连珠的调节气氛到也和谐,祁同伟对高小琴的好感更逐步攀升,要不是知道高小琴已经是赵瑞龙的人,他还真想跟她发展出点关系。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从不是一个肯委屈自己的人。这么多年来出了校园后头一次遇到这么对胃口的异性,但既然有主了他就不碰了,不是他碰不到,对于自己这张脸和身体没有多少女人可以抵挡。女人对他不重要,他要的是权利,犯不上因为一个高小琴跟赵瑞龙没搭上线就生出间隙。

祁同伟不管是做政保还是警察局长,都没少替领导挡酒,所以酒量不错。赵瑞龙也不是吃干饭的,十多岁就是汉东出了名的玩主,二十出头的时候酒会更是流水似的喝,两人也算拼个旗鼓相当。可赵瑞龙有高小琴帮衬,这对情侣玩起了车轮战,祁同伟就有些招架不住了。他酒品一般,实在怕酒后吐真言,忙找借口去醒酒。

“瑞龙,先等会再喝,我去解个手,回来继续说。”这会他和赵瑞龙已经达成了一些方面的利益共识,可以直呼对方的名字。

赵瑞龙把酒杯一放站起来,“祁哥,我跟你去。”

他去了还醒个屁的酒,目的不就是灌醉自己掏出有用的东西吗。摆摆手,装出酒精上头开始不胜酒力的模样,“不用,一个卫生间我还能找不到。”然后把门推开,没给对方反驳的机会。

赵瑞龙看这样没跟着,他有私心想跟高小琴商量商量接下来的怎么套这位祁局长的话,更不想给祁同伟一种监视和逼迫感,怎么说人也是吕州市公安局长。

他跟赵瑞龙洋酒喝了两三瓶,多少有点发蒙,在二楼转悠半天还真就找不着厕所。他想捧水洗把脸清醒清醒,转了三圈也没找到卫生间的影子,气得直嘀咕,“这赵瑞龙家大业大的,别墅连个厕所都舍不得修,够抠门的。”

饭厅里的赵瑞龙打了个大喷嚏,高小琴满眼担忧,问他是不是得瑟感冒了。赵瑞龙醒醒鼻子,憋嘴告诉高小琴保不齐是祁同伟那孙子在厕所说他坏话呐!

祁同伟酒劲上来找不到厕所,急了不管不顾推开二楼最西边的房门就进去,他就不信这么大个别墅房间里连个配套厕所都没有。然后他就发现了别墅里那个“另有其人”。

赵承祚早有歇下的心,可别墅里有外人,为了防治敏锐的公安局长怀疑他还扯了周围的人,可以说这是他几年以来安全程度极低的一次,这让他精神绷的很紧,根本无法入睡。他的房间隔音极好,只要赵瑞龙那头不弄出太大动静都不会影响到他,只好退而求其次褪下板正的正装换上宽松的睡袍,有限缓解自己的疲劳。想来借赵瑞龙几个胆子都不敢打扰他,睡袍系的十分松垮。所以当祁同伟闯入的时候他满是怔愣,从没有人在他休息时进去他的房间!他怎么就算漏了这个鲁莽的公安局长?!

祁同伟也愣在原地,眼前的一幕在酒精作用下让他觉得香艳又危险,难道这就是赵瑞龙为他准备的陷阱?未免准备的太周到了吧。暗红色睡袍半遮半掩着那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白皙身体,没了手里眼镜的遮挡一双锐利的丹凤眼中怒火喷薄,因为愤怒苍白的脸上涌上血色,更显得漂亮昳丽。那似乎想要撕碎他的眼神与清冷的气质,更久违激起祁同伟体内的征服欲。

是了,他总觉着高小琴差在哪,跟眼前的人一比他才知道,不仅仅是外貌,更是那同类一样的气息,敢于脚踏世界的疯狂,他不会看错,这绝对是个同样想要胜天半子的角色。只是他想不通,这样的人怎么会屈从于赵瑞龙?

反手合上门,祁同伟无视了对方眼神中蕴含的警告,一步步接近。送上门的礼物,他为什么不接受?男人又如何,美人在骨不在皮,他的大脑叫嚣着要他。

等祁同伟走到面前,赵承祚已然恢复冷静,他合上睡袍,尽可能将身体藏在布料下面,冷冷的开口:“我知道你,祁同伟祁局长。”

“你当然知道我,要不然进行不下去。”赵承祚一摆冷脸祁同伟兴致更加浓烈,打破一个人的面具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那样不堪的身份还摆出这样的矜持,在祁同伟看来太过虚伪,只有掌握权力才有资格摆出牌面。

这么多年没人跟赵承祚这么说过话,即便刚到美国时有几个不长眼的挑衅过他早都被他沉海里了,话更没祁同伟这么下作。刚压下去的怒火瞬间窜了上来,他竟然把我当作那种东西?!

“滚出去!”说着拿起手边书案上的电话想打给赵瑞龙,质问他怎么办的事。

祁同伟虽然名声不太好,公安局长的位置坐的可不虚,面对整个村子毒贩围堵他冲出重围,多次获得公安系统内部大比的冠军,枪法如神,近身搏击不说第一第二在汉东也排的上号,对付赵承祚轻松至极。手一捞将电话扣在桌子上,把赵承祚骨节分明的手掌攥在手里,两人的距离立刻拉近,“赵公子就这么教的你?欲擒故纵?”

“放手。”感受到祁同伟暗示意味的摩挲自己手腕上的皮肤,眸子又暗了一度。他保证要让赵瑞龙知道知道什么叫办事,叫眼前的莽夫知道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碰!

祁同伟平时是个甚为乖觉的人,尤其是对于比他官职大和他有利可图的人,比如赵立春和高育良,其他人他又是另一副面孔,在下属眼里他是笑起来如沐春风的好局长,在同级看来他是任人唯亲的小人,任何人都说不清祁同伟的真实面目。此时赵承祚看的清楚,那个潜藏在面前这具英俊皮囊下的骄傲又自卑的灵魂,这让他有些莫名不舒服,好像一张不太干净的铜镜照出了自己的轮廓。

“祁同伟,最后一遍,放手。”祁同伟邪邪一笑,想要说什么,就被赵承祚下一句话震惊的卡在喉咙里,“我是赵立春的儿子,赵瑞龙的弟弟。”

一句话让祁同伟酒全醒了,手自然而然的放开,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种人会屈从于赵瑞龙,他根本不是屈从,身份是对等的!赵瑞龙是为他翻修的别墅!

赵瑞龙坐了半天没等到祁同伟回来,要不是程度在外面看着没打电话都以为他跑了。跟高小琴说会话酒醒的差不多,突然意识到二楼没有共用的厕所,因为赵承祚他重装二楼时把西边的三个房间变成了一个房间,公用厕所原来就夹在那三个房间的拐角,现在变成了赵承祚放的杂物间,那祁同伟去哪上厕所?!

“糟!”赵瑞龙一趴桌子,猛的起身差点把桌子撞翻,“二楼没有共用卫生间,剩下俩屋子都锁着呢,他去哪上的厕所?”

高小琴被赵瑞龙突如其来的发问弄的反应不过来,然后就变了脸色:“小公子!”

“赶紧走,这祁驴有点喝多了,不定干出什么!吕州我不能呆了,明天我回京州,什么时候老四消气我什么时候回来,月牙湖你帮我看住。”高小琴边走边点头。

这二楼走廊哪有个人影,只有西边走廊灯是亮着的,而祁同伟进来前是关着的。祁同伟不走赵承祚不会出屋,程度在外面,高小琴一直跟他在一起,这灯是谁按开的不言而喻。

看着走廊尽头紧闭的木门,赵瑞龙难以抑制的发出一声哀嚎:“天要亡我!小琴,救命!”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