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hr.

过眼烟云散随风, 幻化金顶伶仃

松。 分分合合世间爱, 缘起缘灭一场

空。万念俱灰渐憔悴, 只羡世外比丘

僧。 我佛慈悲救苦难, 愿遁空门渡众生。

【人民的名义】赵氏春秋

***警告⚠️:私设如山!!!赵家中心!祁厅花攻!厅花攻!攻!

作者高三逻辑不是太严谨,不懂法。

人物属于周梅森,OOC属于我。

原创主角三观不正!

玻璃心勿拍!接受建议!

………………………………………………………………………………

Chapter.3 汉东岁月

Part.3

相比于他另外两个师弟,祁同伟跟他的老师高育良走的要亲近许多。有很多原因,权势占多又不乏对老师的遵从。对这个还算得上贴心听话的弟子,高育良也乐于提携提点。两人同任职吕州,市委大院离公安家属楼只有一条街,有事没事高育良会把祁同伟叫到家里吃饭,或是祁同伟提着酒和下酒菜去探望老师,吕州官场对这对师生过于频繁的来往已经习以为常。

照常的,祁同伟拿了一壶花雕买了点拌肉敲开了自己老师兼领导的大门。

“同伟,门没关,自己进来吧。”

推开门,高育良正蹲在阳台侍弄他精心养殖的花草,手里拎着剪刀修剪多余的枝杈。看到祁同伟进来,直起身拍拍身上沾染的一层浮土,收拾工具进了屋。

祁同伟忙放下东西上前接过老师手中的工具放回应该存放的位置,又替高育良解了围裙,轻车熟路。

高育良看自己学生忙前忙后的笑笑,坐到沙发上问道:“怎么想起来到我这来了?”

不用看祁同伟就知道屋子里只有高育良一个人,高小凤不在。高育良有多谨慎没人比祁同伟更加了解,如此明晃晃的弱点他绝不会在世人面前露出一点苗头。

忙完了,祁同伟坐到高育良身侧的沙发拿出杯子斟上两杯酒,然后身子挪了一下,到了离高育良更近却不会贴上对方的距离,微微向前倾身,成了得以让高育良居高临下观察他表情的姿势,才说道:“老师看您说的,这段时间中央开展新一轮打击黄赌毒,地方得跟着响应,确实忙,要不然我哪个星期不来着听您指点。”

也不知祁同伟脸上真诚的表情真的打动了高育良,还是他根本不在意他的回答,表情不变点点头。

“正好小凤姑娘的事情我办完了。销户,在香港重新落户,大陆只有高小琴,没有高小凤。”得到高育良一个赞赏意味的眼神,祁同伟接着道。“二来,我想向老师您打听一个人。”

“你一个公安局长,向我一个市委书记打听人?吕州的人口流动可都掌握在你手里啊,祁局长。说吧,谁啊?”自己学生向他打听人可真是稀奇,高育良顺着调侃一下,也好奇是谁能让祁同伟特地为此跑他这一趟。

“他叫,赵承祚。”本来祁同伟想说立春书记的小儿子,到了嘴边转一下又变成了赵承祚。他想起来赵瑞龙在听到他知道赵承祚身份时的惊异,这是不是代表整个汉东都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呢?

高育良表情立刻变了,他皱眉看着自己学生,惊讶道:“你怎么知道他?”

“老师您认识。”话是疑问,语气是肯定。

看出来自己学生不见兔子不撒鹰,高育良点了跟烟,慢慢叙述了他曾经在美国的过往,以及他和赵承祚的接触。

听完高育良最后一句这个孩子不简单的感慨,祁同伟的问话重点却完全跑偏,“李达康也见过他还相处了一个月?!”

高育良被祁同伟说话的语气和问题弄一懵逼,怎么有种自己家的漂亮媳妇让隔壁老李过了眼瘾,我十分不爽的感觉。“同伟,你什么意思啊?”

“啊,没事。就是没想到老师您跟李市长还有这段过往。”祁同伟自觉出反应过度,找了个借口。

“算起来,他还是你们的小师弟呢。”

祁同伟:老师你把他当我小师弟,可我现在只想办他。

沉默了一阵,祁同伟决定绕开这个问题,“老师,您知道他其实是赵书记的儿子吗?”

高育良镜片后的目光转向祁同伟,确认道:“赵立春?”

“赵瑞龙同父异母的弟弟,真正的赵小公子。”

“同伟,我们的立春书记藏得够深啊!”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高育良面上带笑跟祁同伟说着话,笑意却没到达眼底。

与赵立春接触越多越了解这个人的可怕,城府手段在其次,论起城府手段,在汉东他高育良还没惧过谁。赵立春的可怕在于他以蛇吞象的野心,想在改革开放以后的浪潮中建立“家天下”。从他批复了赵瑞龙的美食城那一刻起,他便揣揣不安,赵家这艘巨轮是会一往无前的驶向前方还是会像触了冰山的铁达尼号沉入深渊都未可知。他不想最终成为这艘巨轮沉没的陪葬品,淹没在历史中成为后人笑谈的一笔。

这种不安在知道赵承祚真正身份时达到了顶点。这是否证明赵承祚在美国和他的接触是赵立春的授意呢?赵家想把汉东的干将悉数收入囊中,而李达康跳出了圈子,他却被圈子牢牢套住了脖颈。枉他饱读史书阅尽是非功过,竟可能折在一个娃娃手里,真是讽刺!

祁同伟从大学跟随高育良至今,揣摩自己老师的情绪往往七七八八,虽然高育良仍是那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样子,他还是敏锐察觉到自己老师的情绪变化。前后思考一下,他觉出原因,高育良怕是又想多了,文人的阴谋论在作祟。

“老师,您是在担心赵家对您的接触是早有预谋的?”

高育良抬眸扫了一眼祁同伟,轻斥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同伟,慎言,这我教过你多少次了!而且我什么都没说,全是你的分析。”

祁同伟暗自撇嘴,要是没说你心坎里你要让我直接闭嘴了。有时他总觉自己的老师太过优柔寡断,谨慎过头,话都说到这个地步都不敞开谈,被赵家吓怕了不成?

他心里这样想,嘴上万万不敢说,祁同伟对高育良一直有着畏惧的,出于多年师生的身份差距后来又加上上下级的领导关系,不管他在别人面前什么德性,到了高育良面前也收的服服帖帖。“但是我觉得啊,老师,我觉得,立春书记是真的想藏赵小公子,不想让汉东的任何人知道的藏法。”

“说说你的理由,比如你是怎么知道他的。”祁同伟说法很肯定,高育良猜测应该跟他如何知道赵承祚的有关。

“就是您刚批复完赵瑞龙的美食城那天,赵瑞龙请我去云华楼吃饭,我觉得那个地方太惹人耳目,不答应,逼得他没办法在他城郊的别墅吃的饭。吃到中场我出去醒酒,找厕所开错了门进了赵承祚的屋子。”

“同伟,你藏的也很深嘛。”高育良抱臂抬手向祁同伟的方向摇了两下手指,“不止这么简单吧?”

祁同伟颇为窘迫的一笑,道:“我什么事都瞒不过老师您。”然后,简略的叙述了一下插曲。

高育良听完简直被祁同伟惊呆了,赵瑞龙不了解祁同伟打的算盘高育良可听得噼啪三响。他以前只是觉得自己的大弟子有点性格偏激,行事喜好剑走偏锋,难成大器,没想到他低估了他,他这分明是胆大包天都不足以形容!

“同伟,不该有的心思不要有!”不管在没在户口本内,那可都是赵立春的儿子!

祁同伟没反驳也没答应,只是把话题绕回高育良的担忧,“赵书记要是真想通过赵承祚下套,如今汉东官场认识他的人不说有一千也得有八百,可事实很可能算上李达康都不超过十个人知道他,我猜李达康现在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就算赵立春真想用赵承祚拽您下水,也没必要非要把他安排到美国,一待就是多年,戏没有这么演的。”

“威廉那孩子极为有主见,我的确想多了,应该是他自作主张接触的我和李达康,立春书记知不知道这件事都不好说。”高育良之所以刚才情绪波动很大,不光有被人下套的原因,还有被学生目的性极强背叛的心寒,冷静下来,事情一想就透。他现在更忧心的是祁同伟那不该有的心思,一个不好就万劫不复,赵立春的怒火那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承受得了的。“同伟,你想好你要怎么赔礼了吗?”

“想好了。他想藏,我就帮他在我吕州境内藏个彻彻底底。”一般的礼物怕是赵承祚入不了眼,不如活用他手中的权力,送个最实用的礼物。

“那你有空带他来一趟吧,怎么说我跟他也算师生一场。”

话题截止,酒菜已凉,师生二人互相想要知道的到手了,才是这顿酒的意义所在。

第二天赵瑞龙早早便给了祁同伟回信,还是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城郊别墅见。

为了这场饭局,祁同伟早早开始精心打扮自己。他一门心思往上,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可从不怠慢,为了收拾自己旷半天班算是祁同伟进入公安系统后的头一遭。

脱了警服换上了一套极为显身型的黑西装,里面配了一件雪白的白衬衫,松开了最上面的三颗扣子,搭上一款江诗丹顿钢带手表,脚上踩着擦得锃亮的皮鞋,到让祁同伟更像游于商界的花花公子而不是一位公安局局长。对着镜子整整衣领,不满意,又拿出发胶把头发往后一抓,才满意的点点头。

祁同伟很少打发胶。他幼时村里的老人便评价他天生反骨,头发都是要捅破天的架势。年轻时有一段时间流行港台片,大街上的小年轻儿个个留着中分三七分,叼跟烟就觉得自己是张国荣。祁同伟也难免去追寻时代的潮流,尤其自己的学弟侯亮平已经留了一头风流不羁的长发到处撩妹的情况下。他自觉不比任何人长得差,趁着一个假期很欣然的留起了头发,可现实给了他一个残酷的打击,不管他怎么摆弄他的头发就是趴不下去。他一下子从预想中的莱昂纳多变成了金凯瑞,他的老师和学弟都以为假期回来他被调包了。从那以后,他就一直是十几年不变的利落寸头,方便打理还适合他。因为发质太硬根本用不到打发胶就根根立,祁同伟几乎不做发型,这么多年也就几个重要场合用过折腾发型,今年的第一次用发胶算是贡献给了赵承祚。

等祁同伟收拾完时间也差不多,检查一遍屋子里的电源,抓起鞋柜上的文件袋,转身锁了门奔城郊别墅而去。

一进去别墅区,祁同伟就发现这次跟上次远远不同,别墅周围光明着的安保人员就不止个位数,暗里绝对不会少于十个。他要是没看错,更有几个人配着枪。果然,要没那意外赵承祚断不会让自己知道他。

“七号,注意警戒,预报车辆已进入。”祁同伟的车一过,穿着一身保洁服装的人低声对隐藏在衣领处的对讲汇报道。

“收到,收到。三号请原地待命,注意警戒。”

车开进三号院,一位长相精干的青年带着两个门童已经等在别墅门前。等祁同伟下车走近,上前一步自我介绍,“祁局长,幸会,我是小公子的贴身秘书,我姓林。”

“你好,林秘书。”祁同伟一点头,伸手与之交握一下,“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我之前曾跟随过赵书记身边一段时间。”林秘书不由惊讶,他见过祁同伟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他才刚刚大学毕业只是偶尔出现在公众面前帮助赵立春处理事务,见过他的人不少也不多。可祁同伟那时早就调离赵立春政保处长之位,下放到地方当法院院长,至多和他有过几面之缘还不是正面接触。更何况这么多年祁同伟没太大变化,他可是变化很大,就一眼祁同伟就认出他,这位祁局长真是如小主人所说的敏锐。

“祁局长,麻烦配合一下将电子设备交给我们,您应该明白赵书记不想让太多人打扰小公子。”

“原来我真见过林秘书。应该的,我除了手机只有手里交给你们小公子的东西,随便搜。”两个门童将门堵的严严实实,祁同伟估摸着他要不同意今天是别想见到人。

林秘书说了一句得罪,把祁同伟的手机和文件袋递给身后的门童检查,亲自上手用设备扫描祁同伟全身,确认没有危险物品后将祁同伟引上了楼。

还是西面的屋子,东面有了变化——走廊加了一道门。祁同伟哑然失笑,这是被他上次的突击惊着了。

走到屋前,林秘书停住脚步,作出请的姿势,“小公子在里面,祁局长请。”

要不是在这五浊恶世已经摸爬滚打了三十多年,祁同伟还以为自己回到了民国,这是要面见哪位大军阀家的少爷。可细想想,赵立春不就是汉东最大的军阀么!那一套“朕即天下”打碎了他老师的骄傲,晃花了他的眼。

祁同伟对林秘书点下头算是致意,便推门进了房间。

房间里菜肴已经摆好,赵承祚穿着一身三件套坐在餐桌靠里的一端,黑发整齐的梳在脑后,领带打的一丝不苟,鼻梁上的银丝眼镜在灯光下反出一道光,手里还捧着一本书。

看到那本书祁同伟回忆起赵承祚的房间里有两排书架堆得满满都是书,心里暗道失策,早想起来请教一下自己老师买本书过来。等到赵承祚把书合上,祁同伟神色禁不住寒了,封面上写着宋体的两个大字——《天局》。

“小公子,这是什么意思?”祁同伟本打算坐在正对赵承祚的餐桌另一端,这下直接拉开离赵承祚右手边最近的椅子一屁股坐下,把手中的东西往桌子一撂,似笑非笑的望着赵承祚。

赵承祚厌恶他人接触这一点赵家人众所周知,哪怕是赵立春的接触都不例外,他不相信赵瑞龙没有将这一点警告祁同伟。

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赵承祚皱着眉头将书推到桌子上,“不过是为了更加了解祁局长,您不是说过我当然得了解您吗?”

真记仇!祁同伟心里暗笑,明知道会被调查直面看到后那点不快都没了。“我说过,我说过。那我今天是不是也得了解了解小公子啊。”

“人和人之间保持距离才会产生了解。”赵承祚神色冷漠的扫了扫祁同伟与他之间几乎可以称得上相贴的距离。

祁同伟本就不是什么善使缠字决的人,拉不下脸跟赵承祚纠缠,否则当年也不会跟陈阳恋人未满给了梁璐可乘之机。听了这话索性身子向后一靠,手一抬意思这回可以产生了解了。

其实祁同伟见他的目的在哪不仅赵瑞龙闹不明白,赵承祚同样闹不明白。祁同伟进屋他就给了个下马威,眼见寒了脸又晴回来一副好脾气的模样,就算说祁同伟畏于赵家权势也说不通。高育良上了船已经毋庸置疑,而帮助高育良处理了高小凤的祁同伟哪怕不想上船如今也洗不干净了。从任何角度,祁同伟都没有再次接触他的必要。而且政保处长出身的祁同伟,不可能连他不想任何人知道这点都看不出。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一个祁同伟,他还用不着小心谨慎的试探,大不了“掐灭”他就好,吕州公安总局副局长这个位置有的是人觊觎。至于高育良,当年这位高老师没有为他出头,只要不涉及到他自身利益,如今同样道理。

想到这,赵承祚收了本打算套祁同伟的伎俩,声音平和起来,“祁局长,您有话可以直说。”

赵承祚知道祁同伟生得一副好相貌,他和梁家大小姐那点事有一多半也是由这张俊脸引出来的,可毕竟都是在书面资料或电脑屏幕上看的,从未这样直观的面对。得了赵承祚算是软下来的态度,这个男人薄唇拉扯出大大的弧度,浓眉压着一双星目跳跃着愉悦的光彩,明明是个已过而立之年的人笑容中却带着无法忽视,纯粹又直率的孩子气。

“没别的,就是想了解小公子,想知道你这个人。”祁同伟一双眼睛直直盯着赵承祚,眼底全是坦然的真诚。

赵承祚面上不表,镜片后的凤眸带上一层审视。他对人这种生物天然缺乏信任,祁同伟的话在他看来作为借口未免愚蠢,如果是真话这个公安局长怕是“单纯”过头。要说祁同伟撒谎是不可能,赵承祚拥有多重心理学相关学位,能在他面前撒谎必须经过特殊培训,祁同伟只在当缉毒警时期为深入孤鹰岭经历的简单卧底培训还逃不过他的洞察。

“了解这个词等同于知道,指对学习材料有一定的认识和记忆。包括具体概念,作用,意义等的认知和学习。其所要求的心理过程主要是记忆,这是最低水平的认知学习结果。通常了解一本法学书正常人需要二十到二十五天,祁局长,那您认为了解一个人需要多少天?”

祁同伟想说一辈子,想了想感觉像调戏显得轻浮,换了个说法,“无法计数,需要慢慢磨合,慢慢体会。”

“您可不是一个慢慢体会的人啊。”赵承祚打开天局,翻到末尾,朗声诵道,“教师细细数目。数至右下角,见到那个决定胜负的劫。浑沌长跪于地,充当一枚黑子,恰恰劫胜!教师崇敬浑沌精神,激情澎湃。他双手握拳冲天高举,喊得山野震荡,林木悚然……”

听赵承祚越读到结束,祁同伟的眼睛越发亮,最后干脆与他齐声结文,“胜天半子!”

两人的声音回荡在此刻静寂地房间中,余音绕梁。

也许我需要重新估量这位祁局长。赵承祚看着桀骜不驯,气宇轩昂的祁同伟默默想到。

“小公子,你说的对,我不是个慢功夫的人,所以我带了诚意。”祁同伟从袋子中拿出一张U盘,捏在手中,“里面是你在吕州所有的公安出入记录,外加林城副市长李为民与吕州林业局长康诚勇的金钱交易证据。”

赵承祚没有接,只是反问道:“祁局长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路了?”

“哪能啊?我这是警察本能,顺便以防万一,提前做好工作。”

“其实,祁检察长听起来要比祁局长有气势多了,您觉得呢?”到底还是高育良的亲传弟子,对赵立春的揣摩有独到之处。这正是赵立春和他的打算,用祁同伟来抑制可能摆脱烙印的李达康,何况这也是高育良乐于见到的。

李达康一调走,吕州人事又出现大变动。吕州公安局局长戴长平今年退休,照常理来说这次可以直接退到二线,他由副转正,这一年中吕州公安也多是他这个副局长在主持,此次调动会是平稳过渡,不会对吕州正常治安完成任何影响。可事实上戴长平依然原位不动,反而一反常态积极参与到工作中。这只能说明一件事,要动的不是戴长平而是他,联系上李达康调任林城和赵瑞龙美食城批复,祁同伟不难想到赵家和他高老师的手段。而且这件事于他有益无害,比起让不喜欢自己的李达康在林城真成了事进入省委,不如由他来压住李达康乖乖给乐于提携自己的高育良让路。

“呵,换个称呼挺新鲜,尝试一下也挺好。”确认了自己的想法,祁同伟心照不宣与赵承祚达成一致。

如果祁同伟一直这样听话,赵承祚真不介意与他“慢慢来”。

赵承祚伸出手推着祁同伟的手将U盘塞回祁同伟的口袋里,淡笑道:“那这个东西还是放在祁检察长的手中有用。我不过是个学者,只能跟您讨论讨论书本相关。”

见目的达到,祁同伟笑容更深,“这就足够了。”

赵小公子,我们来日方长。


PS: 特别说明一下,这篇文的启示有很多来自于 @行麋之 行太太的文,尤其是赵立春赵书记的形象。因为感觉没写出行太太的风韵,一直没说,太太说她不介意我的烂文笔,所以这回说一下。


       再次感谢 @白瑾 小天使,坚持不懈二十多天的催更,要不然我可能真的弃文了。她真的在我整篇文的路上做到了不离不弃,谢谢🙏 


       同样谢谢其他支持我的朋友!我会加油,尽量完结吧😂😂😂


       最后,吐槽一下,人义这帮高官就不能给自己女儿起名走点心!赵立春二女儿赵小惠,高育良女儿高芳芳,李达康女儿李佳佳,太接地气了吧😂

       我看很多太太对于二姐的名字都选择重起,没用原剧,是因为逼格不够吗?反正我是😂希望周梅梅同志下次给女儿们起名能走点心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