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hr.

沉迷复问不可自拔。

           【无双/复问】交界线

CP:伪钞大佬!吴复生X国际刑警卧底!李问

预警:小学生文笔!!!重度OOC!!

大佬真实存在!!!复问SZD!!!

   李问不完全电影人设,大量私设。

 

与阮文是关系很好的邻居,没有十年男女关系。画商骆文为洗钱集团经理人,阮文是洗钱集团选定的明路人选。

秀清是ICPO为李问选好的搭档!两人没有男女之情,只有战友情!!!

 

1、

1989年3月冬.加拿大温哥华

今年的温哥华冬天异常寒冷,冷到从超市出来的李问眼镜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以至于到了看不清路的程度。


李问哈了口气,无奈的把眼镜从高挺的鼻梁上摘了下来,放进了洗得发白的大衣口袋中。道路两旁的灯光打在这位稍显落魄的年轻人身上,映照出了那出众的样貌。


其实李问并不近视,之所以戴眼镜是因为来加拿大前,原顶头上司何sir说他长得太惹人注意,于是给他扣了一个瓶底似的平光镜,原本一头帅气的二八分‘郭富城头’,也给剃成了锅盖。李问不着痕迹的撇撇嘴,估计就他现在打扮的这幅怂样,他过世的爹妈都不认得。


李问把冻得有些僵直的右手张了张,从袋子里掏出了一个还算热的面包塞到了嘴里。步子不紧不慢的沿着小道往他的出租屋走,心中不禁发问自己到底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相比于当警察,其实李问更喜欢画画。可李问家境不好,父亲在九龙小街道摆了一个不合法的水果摊,还要成日躲避差佬没收摊位;母亲在码头帮工人洗衣服,挣点零碎。一家人磕磕绊绊,勉强度日,有时吃饭都成问题,更何况拿钱出来让李问学画画。后来母亲过劳而死,只剩下李问和父亲相依为命。所以李问的童年就是在那群大盖帽的呵斥和父亲的低声讨好中度过的,这也是促使他报考警校的原因。不过是想成为一个地区的小差头,能罩着自己老爹安然的卖水果。


但李老爹没福气,儿子离毕业就剩一年,没等到李问成差佬就追着李问妈走了。一下子李问的人生目标没了,原本众位教官看好的未来之星瞬间堕落。他浑浑噩噩混到毕业,拿了一个不上不下的成绩。上头没人,自身又不争气,最终还多亏因为他长得养眼才被分到总局给领导当司机。


李问不知道领导大名,也没有往上爬的心思,就知道后头坐着的上升势头迅猛的中年警官姓何,大家都管叫何sir,李问也就跟着叫何sir。


直到有一天李问在车里等上司结束会议,闲着无聊全神贯注的捡起童年爱好在车里画画,不知何时出现,一向不苟言笑的上司突然在车窗边对李问笑了一笑,夸他画的不错,有天赋。


然后又过了半个月,他载着何sir开往码头。中年警官坐在后面不停的反复翻看一个档案,还不时的抬头从后视镜中饱含深意的观察他。


家庭出身决定了李问天性中的腼腆,他有些紧张的松松脖子间系的板正的领带,就听后面问道:“你喜欢画画?”


那时的李问不明所以,小心翼翼的抬眼在后视镜中看了一眼上司,略微迟疑的点点头,这时他才注意到上司手中一直翻看的是自己的档案。


“那你就继续喜欢!重头好好学,李画家!”何sir满意的点点头,意味深长的拍拍李问的肩膀。下一秒,撕掉了李问的档案团成废纸扔出了车窗,纸团顺着力道沿着路牙掉进了海里。


处于震惊中的年轻警察木然的握着方向盘,感到了自己的前路就好像那张被海水淹没的纸团一样未知。


2、

再后来李问经过一系列严格培训后被送到了加拿大,他从一名香港警察变成了一名来温哥华追梦的美术版画专业大学生。


培训当然不止一人,同样也不止来自一个国家。这是各国与国际刑警合作的一次行动,从各国警察系统中选拔人才输送到国际刑警,为针对一起跨国伪钞案。


选拔人员有老有少,李问在其中还是年轻的显得有些异类。好在不止他一人如此年轻,来自加拿大的优秀骑警李永哲甚至比他还小上两岁。虽然两人站在一起,李永哲看起来更年长。


这位加拿大警官年纪虽小,在整个选拔中表现的异常优异,尤其是他对于各国货币,尤其是对美元的真假鉴定首屈一指,连培训教官都要点头,李问在他身上收获良多。


但最后这位警官没能留下。李永哲出生在警察世家,从小熏染使得他身上浓厚的正气比之一些几十年的老警察还重。作为卧底,这一点非常致命。


也正因如此,李问反而获得评估组的青眼,成为了国际刑警香港分部的卧底。从小长于市井,警校度过四年,真正的警察生涯只不过短短一年,没有能让地下势力识别的警察气息。家室清白孑然一身,做好思想准备工作后不担心他因为家人受威胁而出卖情报,还易于伪造出身。相貌出众,年纪轻轻,易与让人放松警惕,不会想到警方会派出如此年轻,甚至可以说年幼的卧底。最重要的,他们发现了李问在绘画上的模仿天赋,或者说造假天赋,这将成为打入伪钞集团的不二利器。


虽然国际刑警与各国警方已经摩拳擦掌,恨不能立刻将自己准备的银锭碶入目标心脏。可事实上不管是国际刑警还是各国警方,都只抓到了这个伪钞集团的影子,连其具体交易人士或是首脑的名字的毛都没摸到。这种情况下李问只好沉寂下来,等候上方的召唤。


时间流转,不经意间来到了加拿大已经过了四年,四年之中李问一直在不停的学习各种绘画技巧与情报判别传递。至于枪,只有偶尔摸摸,如果不是为了保命,他其实一下都不想碰。好在他射击还是有点天赋,不仅可以保命还能伤人。当然,他更不敢碰的太过频繁,一是怕以后被征召寻到踪迹,二是怕手上出现枪茧。每次练完枪,他都要回到出租屋用热水泡手搓茧,再涂上护手油,简直像个大姑娘。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动用,李问一点不介意把这有些贫苦的生活过下去。睁眼可以自由自在的画画,偶尔还有旁边漂亮女邻居送来的饼干。


女邻居名叫阮文,香港人,是真正来温哥华追梦的画家。在李问看来,她的画用色奔放明丽,风格独立,即使不能有大名气,经人炒作也会小火,不过时间早晚的问题。也许是同在异乡,都以画画为生,日子久了,阮文似乎对李问产生了一些不一样情愫。


李问不是傻子,因为自己的脸蛋也没少被人追求过。以前是为了上学没时间处女朋友,现在有时间却因为身份不能处女朋友,真是造化弄人。如果可能,李问并不介意阮文作为相处对象,甚至未来的结婚对象。性格温柔大方,相似的生活背景,相似的兴趣爱好,简直像是李问心中妻子的模板。但为了人家的安全着想,他还是与阮文保持了适当的距离。


这么一想,李问才想起来,阮文好像让他帮忙买罐头,他好像忘了。


因为一直心不在焉,这条路又走了四年,闭眼都能找回去,李问没能第一时间发现漆黑的小巷里跌坐着一个人,疏忽下李问差点绊在那人身上。


“不好意思!”李问赶忙道了歉,矮身询问,“您好,您有没有伤到?”


那人逆光坐在地上低着头不说话,穿着一身破口的黑色风衣,喘着粗气,右手捂着腹部像是伤到。李问只能通过路灯打进巷子的微弱光源,观察出是个个子很高的男人,五官轮廓大致应该是亚洲人,看不清具体相貌。要不是男人胸膛上下起伏和喘气的声音还在,李问都要以为温哥华街头又多了一个冻死的流浪汉。


“先生?您身体不舒服吗?需不需要去医院?”试探的叫了一声,对方还是不说话。毕竟自己撞到了人家,也不能完全不管。当然,他也不能把人带回家照顾。虽然这几年他没卧底,但是依然作为情报中转站的线人,不知底细他可不敢把满是秘密的出租屋暴露在他人眼前。


没办法之下,李问只好把袋子放到一边,脱了右手手套,把手伸向黑衣男人。


男人像是本能的躲了一下。李问安抚道:“别害怕,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生病。”


男人依然没说话,却没有再躲李问伸出的手。李问的手套不太保暖,所以他的手也不算暖,可贴上男人面颊的那一刻还是冰的李问一激灵。手往上摸上男人的额头,热度又高的惊人。如果没人管,就凭高热男人都能死在加拿大的寒风中。


为了试探男人的体温,李问也算把男人的脸摸了一遍,脑子分神大致估摸出男人的长相,是亚洲人,应该很英俊,也许长得像周润发。嘴上却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去买药,马上回来。”又从袋子翻出刚才从超市买的还剩余热的面包,塞到男人怀里权当暖宝。便起身往巷外的药房跑。


等李问买了几样药品,又花钱在小饭馆买了一份热饭,灌了几瓶滚烫热水回到小巷时,男人依然在那,李问不禁松口气,也不知道他是听话,还是没力气,至少没让他白花钱。


男人一直低头不说话,李问猜测对方不想让自己看到长相,每个人都有秘密,他更不想惹麻烦上身,正好巷子这么黑对方也不见得看清自己。以他的身份这已经够多管闲事,只不过身为警察的正义感作祟,见不得人死在街头伸出援手。他有意的不去看男人的长相,将人扶到自己肩上,把药一片一片放到掌心喂到男人嘴里,然后拿出一瓶没那么烫的水让人把药顺下去。乘着喝水的功夫,把其余几瓶滚烫的热水塞到男人的大风衣里,提高体温。


隔了热水,身体温度上来男人明显喘气顺利很多。李问自然把人从自己身上扶下来,又把热饭塞到对方手里。


“如果一会缓过劲,把饭吃了,你会好很多。”边说,李问边把药整理到一个药盒里塞进男人的风衣口袋。想了想,又把钱包拿出来,把身上剩余的现金全部拿出来一并塞给对方。“能动的话,去找个旅馆休息一下。这些钱应该能够让你住一个星期。”


对方还是不说话,李问也不知道这人救得到底值不值,无奈的叹了口气,决定救人救到底。拉开了大衣拉链,将带着自身体温的大衣该到了男人身上。


“你可一定要活下去啊。”不能让我白费力气。


说完,抱着双臂抖了抖,拿起从超市买的东西,快速的向出租屋的方向跑去。


没有回头的李问不知道,在小巷时的迎光让对方将他看的一清二楚。此时,男人静静地注视着他跑向巷口光源的背影,一双深邃的黑眸中像是跳动着火光。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