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hr.

沉迷复问不可自拔。

【无双/复问】交界线

CP:伪钞大佬!吴复生X国际刑警卧底!李问

预警:小学生文笔!!!重度OOC!!

大佬真实存在!!!复问SZD!!!

   李问不完全电影人设,大量私设。


9、

14个小时的长途航班坐的李问腰酸背痛,可能因为姿势不对,脖子落枕了。他再次醒来时是从隔壁大佬肩头起来的,唬了他一跳,霎时间清醒差点没从座位上蹦起来,团队其余的人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什么都没看到。李问的脸却烧起来,满心尴尬。


“收拾东西吧,我们到了。”大佬丝毫不在意,还体贴的拍拍被吓到的小下属肩头以示安慰。


李问跟在吴复生身后走在队伍最后面,龇牙咧嘴扭扭脖子,也没缓解过来。前面的却像后脑长眼睛一样,等了一步跟画师并排,大手抚上有些细弱的脖颈,重重捏了两下。


李问不由舒服的呻吟出声,又感觉两人动作过于亲密,稍稍躲了一下,“谢谢.....呃、老板。”


“阿问没必要跟他们一样称呼,想怎样叫都行。”像只该待在温室里的布偶猫。吴复生眼睛暗了一度,很自然的将手收回插到裤袋里,直触过属于另一个人肌肤温度的手指在暗处摩挲了一下残留的触感。


李问确实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吴复生,之前都是直接说事,没叫称,反倒是这位老板极其自然又亲昵的喊他阿问。他老爸活着时都很少这么叫他,陈师傅惯常爱叫他英文名Aaron。对方是他上司,又明显比他年长,直呼姓名显得不尊敬。刚在飞机上他看华女称他为老板就跟着叫,现在看来对方不喜欢。


思索了几秒,清音喊了一声,“吴生。”


“阿问喜欢就可以。”男人依然那套说辞,眼中的笑意却真切许多。


团队抵达了停车场早已安排好的车前,一辆小货车,一辆黑色轿车。Bobby从华女手中接过车钥匙爬上货车驾驶,四仔将行李扔进货箱跟进副驾,鑫叔也在华女的帮助下稍微吃力的登上货箱。


李问想跟着进去,没想到华女进去后看了他一眼,啪的合上了箱门。正怔愣着,一只手勾着他的衣领把他塞进了轿车的副驾。


“想什么呢,阿问?你跟我一车。”吴复生坐进驾驶位,笑眯眯的倾身看他,说着还轻掐了一下李问的脸颊。


李问惊得用手捂脸,不知情的还得误以为他牙痛,眼神飘了飘,闷声道:“没、没什么。我以为我跟华女他们一车。”这人怎么随随便便就动手动脚啊?同为男性也不太好吧?


“吴生,你是哪里毕业的啊?”


这时,他们轿车打头已经启程开向目的地。吴复生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夹着烟搭在车窗上,闻言眯眼斜睨,吐出一口烟雾,“阿问打听我啊?”


天地可鉴,李问还真没那意思。他就是想起对方说他也是学美术的,还特别愿意跟他有肢体动作,就猜测是不是国外院校毕业的。


看够了画师紧张得脸都发红的表情,吴复生悠悠回答了画师,“California Lnstitute of The Arts。”


李问恍然,这就能解释吴复生为何费那么大力气找底板师傅了,虽然不是谁都有他这手得天独厚的仿制技术也是原因之一。


加州艺术大学(CCA)是美国最前卫的纯艺术学院之一,并拥有美国高等院校极少存在的艺术评论系。但就像美国是个历史存在短,科技发展超前的国家一样,这个国家的艺术也是如此。美国不乏优秀的高等艺术院校,例如ACCD、RISD、OTIS,包括CCA在内等院校都比较偏向于设计方面,涌现了大批先锋设计师。但在需要历史文化积淀的纯艺上依然竞争不过英国RA、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巴黎国立高等、俄罗斯列宾国立等‘老牌贵族’。


所以吴复生手上功夫不会很强,但对于设计和艺术的敏感度绝不会弱。何况,人家这是正经科班出身,名校毕业,李问不过是半路出家,至多算个手艺人。转念一想,也许因为在美国念书念多了,学了美国人的热情,所以对他才有这些动作。


这样想,李问还为自己的理解赞同点头。


吴复生挑眉,又想到刚才小画师听到他的毕业院校投来的既羡慕又崇拜的目光,一时心情大好,也不管人思绪又飞到了哪里,专心开起车。


香港国际机场就在新界大屿山,目的地屯门染厂位于新界西北部,在一个区内,距离还算近。开了四个小时的车程就到工厂,工厂位于市镇东面背山的地方,四面荒山野岭,只有这一个人迹罕至的隐秘伪钞团伙集合地。


下车观察了周边环境,李问就感到脑袋嗡了一声。这么个没有车寸步难行的地方,简直像一座飘于城市中的孤岛,他上哪传递情报。


容不得他多想,吴复生就催他进厂里选屋子。


李问本来想选把山有些背阴的屋子,他一个新人也不好太出头。没想到大佬直接拦过他的肩膀,帮他选了挨着本人、唯二朝阳还有大窗的房间。


他连忙推辞,“不用,我年轻。鑫叔年纪大,让鑫叔住吧。”


鑫叔已经选好了隔着走廊的屋子,听到话从门后面探出头,笑着拒绝道:“年轻人,你要弄明白这谁说话最大。你就听少爷的吧!”


吴复生不否认,就倚着二楼的栏杆等他动作。


李问只得硬着头皮住进去,心道也不知道这里建的隔不隔音,以后晚上注意动作。


他进了屋发现房间里一反工厂外围的老旧残破,内里装饰应有尽有,衣柜书桌浴室,崭新的床褥,角落里还放着一套画材和画架,完全是按照宾馆的等级装修的,比他在温哥华的地下室不知强了多少倍。


“今天路途劳顿,好好休息,明天正式开工。”男人说完,绅士的帮他带上房门,进了隔壁房间。


李问只听到一声门响,没听到隔壁有其他动静,知道这里没有他担心的隔音问题。


锁上门,把行李整理到衣柜当中,检查了一下发现没有监控,终于安心的洗了个热水澡准备休息。洗去一身风尘,李问惬意的倒进松软的床铺,慢慢放松心神睡了过去,养足精神预备往后的‘硬仗’。


10、

七点生物钟准时将李问叫醒,叠好床铺,洗漱换上衣服花了二十分钟,走出房门时将近七点半。他关上门,顺着栏杆往下一望,餐桌上已经摆好了腾着热气的白粥和各样广式早点、小菜。


那位大佬依然西装革履,打扮整齐的像是马上要去参加一场名流宴会,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正慢慢翻看,边上的水晶烟缸还搭着一根燃着橙红色火星的雪茄。清晨明媚的阳光漏过工厂的天顶洋洋洒洒的铺在这个丰神俊朗,估计曾让无数女人疯狂却佁然不动的男人身上,宛如安格尔用各种奇珍异石磨成的颜料挥洒在画布上画出的又一副华丽而璀璨的名作。


李问搭在冰冷铁物上的手指不可抑制的动了动,又收回手攥紧衣角。他不得不这样做,否则他根本压不住自己想画下这一幕,画下这个男人的冲动。他起身揉着太阳穴叹了口气,感觉刚才的自己像个变态。


楼下的人显然在这个过程中注意到他,吴复生叼起雪茄吸了一口,眯眼向上望,他的位置迎着光让李问看起来有些刺眼,一如五年前的夜晚。


“阿问,下来吃饭啦。”


应了一声,李问下楼打算挑个与老板保持一定距离的位置,但只有吴复生右手边放着一个凳子,座位前方正好放着餐具食物。根本不给他选择余地。


李问做到位置上,小学生似的老实的把手放到膝头,稍稍侧头,轻问:“其他人还没下来吗?”


吴复生的手很漂亮,指节修长、骨结分明,很适合拿着指挥棒在万众瞩目中引领一个交响乐团演奏宏大音乐,或是坐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穿着燕尾服放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此刻这双手却放下报纸,稳稳的把粥端到画师面前,并掰开一双筷子递给他。


“他们都吃完了,就剩你。”


李问受宠若惊,迅速双手接过筷子。心下暗暗疑惑,这是他们开工的第六天,虽然这是他正常的起床时间,但在整个团队当中绝不算晚。偶尔熬夜赶工,鑫叔年纪大要睡到将近中午。所以他特地保持了这个时间,不想与工厂作息错开。即使他不出去画底板,也会在房间里留意其他人的动向。而且这位老板并不是每时都在,只是每天下午或晚上会抽时间过来监工。像今天这个时间在,还是头一次,连开工的第一天都是华女等在餐桌。


夹起一个奶黄包放到嘴里,李问细嚼慢咽起来,脑子里一刻不停的回忆这几天的点点滴滴,猜测吴复生今天反常出现的原因。


吴复生夹着烟坐在旁边看李问像仓鼠一样慢慢的往嘴里塞东西,腮帮子跟着一鼓一鼓,明明都已经三十出头的人了,看起来还像个二十多岁刚出校门的大学生,带有一股涉世未深的纯真;镜片后乌亮的眼珠一转,又有一种透着些微精明、不够成熟的老滑世故。明明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却同时出现在一个平凡的落魄画家身上。


随手弹了下烟灰,他拿起另一双筷子给自己的画师夹了一块粉蒸排骨,人有点太瘦了,估计抱在怀里得硌手。顺便,还应该加上非一般的正气与良善,也许还有非一般的美貌。


画师在他的打量下吃的有点急,很少有人能在他的目光下镇定自若,这倒是正常。但他们以后来日方长呢,天天这样可不行,“阿问好像很怕我啊?”


李问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惊的叼在嘴里的骨头一下掉在粥里,强挤出一个笑容,否定道:“没啊,老板...嗯,吴生待我很好啊。”大佬,你这样看人吃饭谁不怕?


“那就好。阿问跟我不用那么紧张,多多跟我相处,我很平易近人的。”吴复生笑的温柔,说着大手扣上李问的肩膀,隔着衣料揉了揉。


李问只得点头,也纳闷为何这位老板这么愿意盯着他。难道因为就他是新人?还是说他表现出什么异常,惹他怀疑了?


要是后一种就太要命了,想着李问都能感觉出后背顺着脊骨开始冒出冷汗。但他自认为没出现纰漏,情报传不出去,鑫叔是个老师傅,身上的手艺简直能让他学不完的学,底板做是的勤勤恳恳、心无旁骛,几乎让他回到了刚跟随陈师傅学工的时候。或者说那边没听他的劝告,自作主张采取行动了?


吴复生感受到手底肌肉的紧绷,反射性手劲一重,不应该啊,他心知肚明李问远没有表现出的那么胆小怕事,他刚才说的话更是字面意思,单纯想让李问跟他多亲近,人怎么怕成这样?


还有很多时间,吴复生也不着急把画师‘扒光’,不管人现在想什么怕什么,他早晚会知道。收手起身,和煦道:“多吃点,我今早特地开车到市区老店,排了半个小时买的。在温哥华你可吃不到,连老港人也不常吃,你有口福的。”雪茄按灭在烟缸当中,把报纸扔到了椅子上。“吃完,我们接着开工。”


一番话分散李问不少注意力,他实在想象不出吴复生跟着一群平头百姓,大爷大妈排队挤在一起买早餐的场景。连带着表情都放松不少,向吴复生露出个着实真切,带着少年气的笑容,“嗯,好吃。”


吴复生满意的走了。李问低头目光一扫,才发现吴复生刚刚拿在手里翻看的是份《明报》。他拿到手里快速翻了几下,停在B版招聘板块,整区最大的一处登着一则启事:

      家中老父出院,急招陪钓保姆,可食烟,可下水。 

      要求:善垂钓,有国外多年生活经验,不超过35岁。

      联系:屯门区宝塘刘记烧腊  xxxx-xxx-xxxx


评论(1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