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hr.

沉迷复问不可自拔。

【无双/复问】交界线

CP:伪钞大佬!吴复生X国际刑警卧底!李问

预警:小学生文笔!!!重度OOC!!

大佬真实存在!!!复问SZD!!!

   李问不完全电影人设,大量私设。



13、

李问进到烟酒店发现吴复生不知什么原因停在原地没跟着进来,立刻买了两瓶纯净水和一包红万,并顺势推掉找零向店老板借了纸笔。


对于需要传递的情报他已经烂熟于心,几秒后简单几个汉语词组与英文单词浮现于白纸上,这是一套ICPO专用密码,这样即使被截获也不必担心情报外泄。


“吴生。”李问把水递给正要点烟的吴复生,顺手殷勤掏出火机给老板点上。


李问自己也抽烟,虽然手里便宜货比不上吴复生那手工卷制一盒顶上他一月开销的古巴雪茄,他一直认为好坏抽起来都是消遣。直到遇上吴复生,这个男人连抽烟都看起来高人一等,吞云吐雾间面容隐在朦胧中,危险而不羁,随意挥手一指都像在指点江山。


接过水眯眼一笑,吴复生调侃道:“阿问也没有那么不开窍啊。”


这话说的李问摸不到头脑,除去他卧底身份不谈,他的的确确就像当初在飞机上说的,只是来给他画画的,安心做好工比什么都强,难道他多献殷勤能多分钱?就算多分,作为赃款将来还不是到不了他的口袋。


看着李问又开始懵懵的神情,吴复生不由叹气:“傻仔!鑫叔一点没说错!”


他迈开长腿往前走,李问还在原地思考他又哪里惹到大佬,看的吴复生气不打一处来,他怎么就碰上这么个木头!


“走啊!不吃鹅啦!”


刘记烧腊小店不大,加上厨房前台和两张堂食座椅不过十五六平米。屋子点了一盏可以照亮整个空间的高瓦白炽灯,显得小店干净整齐,溢满烧鹅的香味。


前台收银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寸头青年,剑眉星目,皮肤泛着健康的小麦色,一身结实腱子肉,正低头片鹅肉,银刀如穿花蝴蝶般在他手里上下翻飞。后厨还有一对中年夫妇正忙着洗鹅烧鹅,看上去应该是夫妻店。父母烧厨,儿子看店。


听见有人进屋,青年抬起肖似陈国华的脸,“欢迎光临!呦,生面孔!靓仔!来几只鹅?我家大路货的!”


吴复生戴墨镜侧身在店门口不说话,不停打量周围,进屋前塞开李问一把港币,任由李问点单。


李问余光注意吴复生动向,双手放在腹部打出几个手势,确认交接人选。“你家剩的鹅架可以煲汤吗?”


青年把手平放在收银台,中指食指并拢向前,摆出战术‘安全’手势,“当然可以啊!有好多客人特意来买其他人不要的鹅架的,我家都是腌制一晚再烧,很入味的!”


李问把左手放到左颊而后收拢其余四指独留食指缓缓插到口袋,掏出夹着纸条的纸币放到柜台:“那来两只。”男性,一人跟着我。


“好嘞!”青年把钱扫进柜台,回身对后厨喊,“两只!”


中年人对于青年的大声很是不满,训斥道:“听到啦!我不聋!告诉过你多少次不要这么喊!”


青年嘿嘿一笑,“靓仔,整只带走还是我给你切。”


“麻烦你帮我切好。”情报第一步算基本完成,李问两肩下压,放松许多。


“不麻烦的,多来就好了。大家都叫我阿杰。我家鹅你放心吃!”阿杰看上去就很健谈,生得五官端正易生好感。“门外老板是跟靓仔你一起的吗?”说着,阿杰好奇似的伸头想看那个气派身影长什么样。


不着痕迹挪动位置方便阿杰观察,点头:“嗯,他是我......朋友。”


阿杰一脸不信,“是你叔叔吧?你应该跟我差不多大的,老板看上去可比我大多了。”


心知阿杰是为吸引吴复生转身才这么说,李问还是一阵尴尬,他哪里来这样的叔叔。面上语气磕磕绊绊配合:“不是,那个......是叔叔。”


如李问所料,吴复生果然有了动作,他侧头看向李问,从嗓子里挤出一声意味不明,却让李问寒毛直竖的轻哼。也不知吴复生是有所察觉,他侧头角度刚好阿杰什么都看不到,而李问能看清楚那张整日相对的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李问暗自心惊,觉得刚刚急于让阿杰记下吴复生面孔有些鲁莽,这个人可是异常多疑的。


阿杰也立刻觉出不对,摆出一副‘猜中’得意表情,吹嘘道:“这么大人了,靓仔就不要跟你叔叔闹别扭了。我天天在这座,什么样都见过,一猜就知道啦。”手中利落打包,“好了,你的鹅。”


“谢谢。”向前两步接过鹅,又嘴唇微动以仅两人能听到的音量叮嘱,“一会别跟。”得到‘明白’的手势,李问转身往外走。


吴复生先一步向外,留给阿杰一个背影,“两位欢迎下次光临!”


等到两人走远,藏在收银台下通过镜子反射观察来人的陈国华从下面站起来,忙问道:“怎么样?”


陈志杰向他叔叔摇头,“这个人极其谨慎,留给我的全是背影。他还特地倚门,连准确身高都得不出。”


陈国华为这大好机会的错过遗憾捶桌,反身拿出对讲机:“一组、二组.......”


下一秒,自己的侄子出手抽走对讲机掐断命令,没等陈国华生气听到人说:“不行,刚才刘生说不要跟。而且我也感觉那个人好像察觉出什么。”


陈国华知道侄子陈志杰曾是飞虎队兵王,更是他手下王牌,多次完美完成各种卧底潜伏任务,感官极其敏锐,他从不无的放矢。而且他们目的是从源头截断这个团伙,现在对方还没有动作,出手反倒容易打草惊蛇,搞不好卧底探员还会丧命。


陈志杰看自己叔叔冷静下来,从钱匣中拿出纸条晃晃,“我觉得你现在第一任务是弄清楚这个。”


“一组、二组收队。”陈国华满眼是自己侄子青出于蓝胜于蓝的骄傲 ,最终看着陈志杰嘚瑟到不行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抬起一脚,“臭小子!”


两叔侄笑闹的功夫,一位老伯拄着挂账进来,“一只烧鹅。”


陈志杰可不想继续在这守着了,他一甩围裙扔到叔叔怀里,拔腿便跑,“一只鸭!我去春华浴池啦!”


“不要那么大声!”后厨刘师傅无奈喊,对面的妻子满面笑容。


陈国华只好无奈抬手合十代侄子向老友道歉,然后系上围裙替侄子站好最后一班岗,接待客人。“稍等啊,阿伯”


14、

李问身上有很多不适合成为一名合格卧底的特性,例如城府不深,藏不住心思。未出结果,便先自乱阵脚。


ICPO培训时召集各国精英不仅仅针对伪钞集团,他们把所有‘成品’投放到各个领域涉及犯罪的灰色地带。与李问同期的受训人员很多已经完成任务,甚至眨眼十年间变成新一代决策人,任务目标精准、耗时短、投入快,执行人专业素质过硬、心志坚定,步步高升便不足为奇。相对而言,天性优柔寡断却独具特长的李问仿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就被投入到国际伪钞案这个战线极长且磨人的任务当中。


这时李问就不得不感谢集训教官,预见他重压下容易出现破绽,下过狠功夫培训李问演技,并帮助培养一些分散心理压力的小动作。


抽烟就是一个,从前他从不抽烟。李问少年时与其他人最大不同就是没有‘叛逆期’,家庭过早缺失女性角色迫使他早熟,他明白他的原生家庭没有给予他任性资本。所以即便身边狐朋狗友都学老港片那套叼烟蹲街口,用为数不多的零花钱买上一包烟躲在巷子里享受成长的滋味,李问依然守在老爸的水果摊,如果有买烟钱他宁愿多买一支画笔或一张画纸。等上了警校,学校禁烟,李问更加庆幸自己不是‘烟民’,不用忍受无烟可抽的痛苦。


正因如此,教官为李问选择这个普通人的习惯。他最初只为伪装,后来加拿大蹉跎十年真正变成他的一部分。尼古丁融进血液,作用于大脑放空的一瞬间,他会感到短暂轻松,一如现在。


“叔叔?”稍显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充满调笑意味打破车厢内有些凝着的氛围。


李问一下被烟呛住,脸色咳的通红。他就是知道这个人不会放过一丝一毫拿别人取乐的机会。“没,没有。那个店员问的太突然,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没事的。我之前就说过,阿问想怎么叫都可以。”叫爸爸都行。吴复生说着一昂头,示意年轻人。


这回李问机灵多了,立刻从储存箱拿出根烟放到大佬嘴里,然后打算掏出打火机。


“嗯。”男人含糊了一声,眼神看向李问叼在嘴里冒着火星的万宝路。


李问本就发红的脸更红了,他不习惯与他人有过于亲密的关系和接触,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目前他又不好驳了处于上位者、掌控欲过份的老板的面子,何况以他的人设是不会与吴复生产生次级冲突。无法之下,只能硬着头皮低眉以一种暧昧之极的姿态接近狭小空间里另一个同性。


两烟头首相接,刹那间一处被另一处点燃,空气中飘逸出独属VEERMASTER的淡雅香味。这股味道与万宝路低劣烟丝燃出的白烟纠纠缠缠,显得相得益彰又各自独立,待得冷风吹过慢慢湮灭于黑夜之中。


因过于接近,李问局促又快速的后退依然吸了一鼻子对方的烟草味,尼古丁让他脑子有点迟钝,竟然还有功夫思考吴复生身上的味道和VEERMASTER不太一样,更加浓郁和霸道,久久余香。


吐出一口白雾,吴复生低低哼笑几声,他不相信这次对方能一点感觉不出来他的意思。还没到时候,他也不逼他。兔子急了该咬人,而且眼前这个还不是兔子。他要的头角,得按他的剧本来。


低头的李问心里更是一团乱。他把吴复生情报传给陈国华后,很快情报部门就整理出一份资料通过超市的货员传给李问。根据情报显示,香港系统内查无此人,这个名字应该是借用,这种情况下所谓三代制钞这条线索直接作废。反而过暗路查到的资料更加有用,‘画家’大名鼎鼎,似乎却有说法这个名号属父业子承,并且曾沉寂过三四年,近两年才开始重新活跃。另说此人无色不欢,从未有固定床伴,适好金发碧眼俄国美女,性情古怪谨慎又挥金如土,曾在纽约R.c.Club豪掷千金只为买一名红发乌克兰舞女初夜。


虽然传言一向不可靠,但不会空穴来风,就像之前小路疯传某位圣光普照世人的主教是恋|童|癖|性|虐|狂,后来证实确实人面兽心。可从未曾传言‘画家’男女不忌,或是偏好男伴的消息。


怎么到他这情报就对不上了!ICPO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吗,连这种基本情报都会失误?李问确信他没有看错男人眼中映着烟星跳动的火光,如果可以他宁愿自己看错,他的计划和协议里可没有‘献身’这么一说。靠在车窗上看着道路两旁风景飞速而过,李问只感觉一个头两个大,以后简直不能直视自己的老板。


回到屯门又跟着吴复生走大街穿小巷买了几样特色,两人才提着大包小包押在新闻联播前回到鑫叔位于市内的古董店。


留守几人正凑在鑫叔的大桌案前,手里拿着钱大呼小叫,好像在赌场里买定离手。


吴复生显然见怪不怪,眼睛瞄着桌子喊,“吃饭了!”


几人跟吴复生一一打过招呼,Bobby赌兴未尽,“老板,等我们这把赌完。”


要说玩牌鑫叔可能不行,比不上年轻人手疾眼快,但是要是换成古玩字画在场除了吴复生可能都比不上他。甚至在中国画和瓷器鉴定上,吴复生是要甘拜下风的。所以他往桌上一打眼,就知道胜负。“还赌啊?”


几个人玩的正兴,用行动回答了还赌不赌。


“我买一千,真的!”


李问跟着把菜放到旁边的小办公桌上,悄声问老板:“吴生,你怎么不跟他们玩?”


难道李问主动跟他说话,吴复生笑意满满回答:“阿问可能不知道,我有个小名叫高进,逢赌必赢!”


呵呵。我还有小名叫阿忠呢。李问面上跟着哈哈,心里简直不知从何吐槽,这人就不会正经跟他说话。叹口气,把目光转向鑫叔几人。


“他干哪一行的。”四仔哪像吴复生知道鑫叔老底,咬着牙签从兜里掏出一沓纸币甩在桌上,“我在一千,假的。”


“这幅《偃松图》,我去年在香港一个厂家办公室里见过真品。”华女一向心中自有计较,鉴赏功夫也不弱,等三人说完,才定自己结论。“我买五千,假的!”


这盘鑫叔是庄,听完华女一番话,依然不为所动,老神在在,边摆弄手里的鼻烟壶边说,“三个月前台湾也拍了一幅,八十万成交。”余空抬眼看向管家,“你说,那一幅是真的还是假的?”


正巧,鑫叔一转头看见李问在围观,赶紧招呼,“喂,我们平常都喜欢去解决一些艺术难题,你有没有兴趣玩一下?”


李问虽会造假,却不会真正的古董鉴赏。但相比于其他人,他多一项情报判别分析。他向前走两步,从钱包里里摸出一张纸币,“二十,那两幅是真的,这幅也是。”


李问声音不大,语气却坚定。在办公桌后面翻账的吴复生闻言眯眼看向年轻人的背影。


“不懂呢,就别吭声。”四仔最为看不上李问,一听这不靠谱的结果立刻怼道。


李问没理他,蹲身将手臂放到台上,解释道:“国画裱画师有一门手艺,可以将一幅水墨画一层层揭开,根据宣纸厚度,一般可以揭三层。顶级画家的画工是力透纸背,就算揭三层,层层都一样。”观察一下墨迹,“这张墨比较浅,应该是最下面那层。”


“有见地!”鑫叔把李问当徒弟看,这盘他们师徒通杀。


李问说的有理有据,其余三人也愿赌服食。Bobby把钱往李问面前赶,颇为丧气,他还以为能赢个啤酒烧呢,“杀!”


没等李问把意外之财装进自己的掉漆的钱包,就被吴复生吓了一跳。


“喂!我想到了!”吴复生本是在静静注视画师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的脸庞和解释自己在行事物时自信发亮的眼睛,没想到能听到让他豁然开朗的灵感,“钞票的水印,是在造纸的时候用趁纸浆没凝固用铁丝滚筒压出花纹。当制浆凝固,花纹就留在纸中间变成水印。”


他踱步到案前拿出一张便签,两张美金,“如果我们先做好水印,然后用两张纸把它夹住,三张压成一张,”将三张码齐,变魔术般在手心啪的一拍,只露出一面富兰克林,“那么,就可以做出钞票水印的效果。”


众人在这番即兴演说下目瞪口呆,谁也没想到这个方法。


寂静几秒后,鑫叔激动的一拍桌子,感叹道:“天才啊!这样别说水印,连防伪线都可以夹进去!”


李问还没回过神,愣愣的仰视男人笑得春风得意的英俊面容,感到此刻的吴复生无所不能,这世界上除了他还能有第二个人能想到这样的方法吗?


“华女,开香槟!”鑫叔越想越觉得激动得不可自抑,这么一大难题就这样被少爷轻松攻破,实在值得庆祝!


“喝什么!福临门,吃鲍鱼!”四仔也跟着起哄。只有制出超级美金,他们好日子就真正来了!


几个人忙着摆菜的摆菜,开香槟的开香槟,只有李问还躲在地上愣神。吴复生伸手在画师颈侧掐了两下,挑眉笑问:“怎么,看你老板的英姿看傻了?”


帅不过三秒。李问默默嘟囔,头直摇。没想到蹲的时间有点长,猛得一起身身形不稳,直接扑到旁边人的怀里。


“阿问激动到投怀送抱啦?”吴复生乐得美人入怀,抱的自然又贴合,甚至直接把人抱到餐桌,闹得大红脸。


“阿问腿麻了,你们不要起哄。人吓跑了,你们给我刻电板啊?”到了饭桌吴复生反倒扮起好人,还扬手压了压。


李问却不知道,不是吴复生扮好人,是这个人占有欲突出,只许自己调戏不许他人围观。


其他人看着老板笑的含义深刻,互相交换眼神,不着痕迹往死灌年轻画师的酒。


李问只感觉一杯接着一杯,喝不完的喝。直到李问真的拽着吴复生的手叫爸爸,这群人才在老板阴测测的眼神里做鸟兽散,把古董店留给二人。


PS.大过年的电脑内屏裂了,让我家猫踩的,要疯了。过年期间唯一一章,电脑修好了才能补接下来,手机码字太费劲。

PPS.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万事如意,事事顺利!希望在新一年里继续发家致富,真的发家致富!!!

 

评论(1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