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hr.

过眼烟云散随风, 幻化金顶伶仃

松。 分分合合世间爱, 缘起缘灭一场

空。万念俱灰渐憔悴, 只羡世外比丘

僧。 我佛慈悲救苦难, 愿遁空门渡众生。

【人民的名义】赵氏春秋

*扫雷:原创主要角色有。
OOC有。

人物属于周梅森,OOC属于我。
主角三观不正有。

新手勿拍,求指点。
………………………………………………………………………………

Chapter.1 赵家的公子

Part.3

都说三年一个代沟,赵瑞龙和赵承祚这哥俩能差出来四个代沟都不止。最让赵书记头疼的是,大的那个反而智商情商都像十岁,小的那个沉稳的不像话,说话行为一点孩子样都没有。但不知怎么回事,这俩碰上就掐,一贯沉稳的小儿子也只有这个时候活泼的像他的年龄,变着花样的整他哥。真不是他嫌弃,就赵瑞龙那智商还真不够他弟弟玩的,偏生赵瑞龙还往上凑,平均一个月能掉湖里四五次。而他也终于在去年年末忍无可忍之下把那个破池塘填了,这是他这半年来最顺心的事。

今年赵瑞龙该是大学毕业,赵立春头几年冒着被陈岩石逮到小辫子的风险将他塞进京州大学。汉东大学不是他不想塞,眼睛太多,不说别人,就说梁群峰和陈岩石的女儿就都在,一个是刚升大学教师,一个正读研。权衡利弊,他把赵瑞龙送进京州大学金融系。这小子可好,三天两头惹事,要不是他咬死了挂科不给他找关系,论文还得求他弟弟给他写,不定惹出多大的事。

一说起这,赵立春就气不打一出来,直叹儿大不由爹。前天晚上,他跟小儿子说了点他哥哥的破事,想寻求寻求安慰。谁知这小子冷冷一笑,“还不是你惯的!”

什么叫还不是你惯的!?感情你不是我惯的?!气的赵立春又把他小儿子赶去陪他哥散步,就让这哥俩互相伤害吧。

更让赵立春愁的是俩儿子的健康。几年过去,赵瑞龙个子没窜多少,体重到蹭蹭往上涨,要不是赵立春注意,不定多少斤了,就这,体检还血压高。赵承祚随着年龄的上涨,个头是没少涨,偏生体重一点跟不上。也不怪体重跟不上,浑身哪都有点小毛病,心脏还有问题,换季还犯哮喘,补多少也亏出去了。赵瑞龙还拿着调侃过,我这弟弟真是天生的少爷命,换个人家都养不活。赵立春嘴上不说,心里一琢磨还真是,看来这老三没傻透腔。

转头赵立春就知道自己想太多,这不,马上要写毕业论文了,赵瑞龙还往雷区上踩。前两天拿打火机把他弟弟挺喜欢的那只布偶猫的尾巴给撩了,撩完就知道大事不好火急火燎跑书房找赵立春问怎么办。赵立春一听,手顿时一抖,在文件上划出一条大口子。

他家老四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逗弄逗弄小猫。他下去视察的时候路过宠物店也就多看了两眼,底下人以为他喜欢,投他所好,送了只血统纯正的小布偶。他睁只眼闭只眼,就把猫弄给他小儿子了。这小子嘴上不说,脸上不表,可那恨不能时时放在身边的金贵劲也是实打实的破天荒。由此可见,对这小布偶猫有多喜欢。

“老四呢?”赵立春摸摸下巴,总不能让他家老四因为只猫把他哥再踹湖里吧?哦,他忘了,湖让他给填了。果然这是我做的最精明的决定,没有之一!“这样,你看看你弟弟到哪了,他今天不是去瑞曦那了吗。你赶紧的,再去买一只回来,猫都张一个样,他一时不见得分得出来。”

“哎呦喂,我的老爷子!你能想到的,我早想到了!二姐刚给我打完电话,跟老四马上就到家。哪来的及啊!就算来得及,不是一只猫,老四一眼就看出来了啊!什么叫猫都张一个样,你是不是想说全世界的猫都叫咪咪啊?”赵瑞龙急的一拍大腿,简直不知道跟他老子说什么是好。

“……不是吗?”赵书记一脸新奇地抬头,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赵瑞龙两腿一软,都想给他爹跪下,爹!你真是我亲爹!

还没等赵瑞龙接话,书房的门就被打开。十一岁的赵承祚穿着白的晃眼的衬衫,下身套着熨烫笔挺的黑色西裤,一双牛津鞋。表情淡淡的,看了一眼赵立春,又看了一眼赵瑞龙,竟然笑了起来,这个为数不多的笑后来被赵瑞龙形容色如春花。他矮身从门口拖出来一只箱子踢到自己哥哥跟前。

赵书记和他家老三往箱子里一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赵立春还好些,毕竟宦海沉浮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也都见过了。赵瑞龙不行啊,从小没进过厨房,亲戚朋友也惯着,哪能见得了好好的布偶猫被肢解的一块一块的,顿时面如菜色,又听他弟弟说到。

“你那么喜欢烧,做弟弟的让你烧个够,给你送过来了。”

那语气之中的平静让赵立春都有些胆寒,他原本想这小狼怎么也得个二十几年才能长成。谁成想,这才十年就悄然间长成了。而且出人意料的凶狠啊!不过,他还没死这狼就得窝着,怎么着也不能伤到自己人啊!

也不理会自己宝贝的大儿子投过来的求救目光,心里暗自叹息,瑞龙真是让自己给宠坏了,二十多岁人了都没十岁孩子有气量。然后当着赵瑞龙的面,抬手给了赵承祚一巴掌“你就这么跟你哥哥说话呢?”

赵立春从来没碰过赵承祚一根手指,不像赵瑞龙,三天两头挨打,不知道挨了多少多揍。里面多少有那孩子身子骨承不住的原因,更因为不用打。不过这次,确实越了赵立春的界,不管怎么说,赵瑞龙才是他最疼的儿子,他的底线还轮不到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挑战,自己的儿子也不行。

指了指箱子,赵立春寒声说道:“赵瑞龙,抱着箱子出去。”

就像是小动物有驱避利害的本能,赵瑞龙一听他爹叫他全名,就知道他老子真生气了,以前不管他老子怎么揍他,怎么暴跳如雷,都没像这样冷冷的叫他。这箱子再恶心,赵瑞龙也没敢多待麻溜抱着箱子就跑了。

然后他也不知道那爷俩说到多晚,说了什么,反正他做了一晚上的恶梦,从此对猫这种生物避之不及。更让他绝望的是,他的头发不知道谁在他睡着的时候给他剃了,根本没法见人。他去跟他亲爹说,他亲爹也不理。他估摸着是赵承祚那小王八蛋干的,一想到那小子凉凉的眼神,也没敢触他霉头。当然,他是不会承认他怕一个小孩的。

翻箱倒柜的找了个帽子戴上,他就跑到金山县去找他爹的前大秘,时任金山县县长的李达康帮忙写毕业论文去了。

到了金山县一下车,李达康瞅他戴着的破草帽一乐,“我说赵公子,你怎么想起来来这穷乡僻壤看我呢?还带着个草帽,当金山是夏威夷呢?”

“不是,李哥,我这不想你吗!自从你走了,都没人给我辅导功课了。我这要毕业了,来金山县考察考察,写个论文。”这金山县还挺热,赵瑞龙有心拿帽子扇扇,一想到自己的造型,只好放弃,用胳膊直擦顺脸淌的汗。心说要不是因为家里那尊大神,至于跑这来嘛。

究竟这论文到底是谁写可不好说,李达康撇撇嘴,心知肚明这位赵公子无事不登三宝殿。怎么也是老领导的公子,也就陪着东拉西扯的唠。

赵瑞龙本来有心跟他李哥谈谈心,说说赵承祚那臭小子,话到嘴边想起来他爹警告他少在外面提老四,又咽回去了,跟着李达康打哈哈。

做了赵立春好几年秘书的李达康怎么能看不透一个赵瑞龙,但此时金山县路刚修完,事情一大堆,他实在是懒得理赵瑞龙青春期的烦恼,想着论文赶紧写,好给这祖宗送走。也顺着话唠,装什么都不知道。

等到半个月后赵瑞龙从金山县回来,才知道他爹赵立春把赵承祚送去了美国。莫名的,赵瑞龙心里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再然后,他从了商,并且爱上了小草帽,买了一堆同款放家里,并把汉东搅得风生水起。从此,汉东只知道赵家有个赵瑞龙赵公子,不知道还有个赵公子,赵承祚。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