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hr.

过眼烟云散随风, 幻化金顶伶仃

松。 分分合合世间爱, 缘起缘灭一场

空。万念俱灰渐憔悴, 只羡世外比丘

僧。 我佛慈悲救苦难, 愿遁空门渡众生。

我的生活-12

TEEN MONSTER:

快完了


         国家规定,厅级干部结婚需要政审,按照赵瑞龙的手段,高小琴的政审基本没问题,但是在这样的节骨眼上,新调来的反贪局局长侯亮平开始调查高小琴,力度之大,之突然,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只有祁同伟知道怎么回事


        侯亮平是高育良的学生,高育良对汉东这潭水有多深在清楚不过,所以高育良说的话都是重要信息,侯亮平肯定会跟着高育良的只言片语去查嫌疑人,赵瑞龙也开始想除掉侯亮平了


       祁同伟正想着怎么弄这件事,后者自己打来了电话,侯亮平打这个电话也就是为了蔡成功这个人,祁同伟爽快地让人把蔡成功送了过去,并且邀请侯亮平于两天后一起吃饭


        这顿饭的性质就是鸿门宴,祁同伟做足了准备才敢邀侯亮平来赴宴,将隐形耳机塞进耳朵里,听到了赵瑞龙的声音后祁同伟才走进包厢


         和上辈子一样,赵瑞龙接到了赵瑞余的电话,带着老虎离开了
        祁同伟悄悄地擦掉额头的汗
   
       最后侯亮平平安地走出了山水庄园
        灯光昏暗的车内,侯亮平看着赴宴前收到的匿名短信:小心,他百思不得其解,老学长对他动了杀意,又有谁会给他发这条短信,侯亮平最后又开车去了高育良家


高家


         "老师,昨天我们的同志查到丁义珍在出逃那天晚上,高小琴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那个手机号就再也没开机了"侯亮平小心地瞄了一眼脸已经黑了好几天的高育良,"知道抓捕行动的人里,老学长和高小琴走的很近"


         "你是在怀疑你的学长?"高育良的脸又黑了一个阶次"祁同伟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老师,这件事上谁也保证不了谁的清白"侯亮平心里有些不平"这次老学长叫我去赴宴,我收到了这个"将手机推到高育良面前"所以我猜,陈海出事,绝对跟这件事有关"


        "够了"高育良重重地拍了下桌子,随后又放缓了语气"你先回去吧"


         侯亮平走后,高育良摘下眼镜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坐了好久,久到他已经忘记了祁同伟原来的样子
        
        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吗?


         隔天,祁同伟去了山水集团,一进高小琴的办公室就把门反锁起来


        "怎么了?锁什么门啊"高小琴从办公桌前起身


         祁同伟从西装内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高小琴


          "这是什么?"高小琴打开信封,里面是美国的永久居留签证,"出什么事了?"


          "汉东要变天了,去美国找你妹妹吧"祁同伟站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蔡成功,欧阳菁,刘新建,赵瑞龙,赵丽春他们一个都跑不了了"


          "那你怎么办?"高小琴把信封放在桌子上,焦急地走到祁同伟身边


          "我是中央派下来弄倒赵家的,我不会有事的"祁同伟反握住高小琴的手"你会原谅我骗了你吗?"


           高小琴摇摇头,声音苦涩地问"你为什么办这个?我是说,你为什么这么帮我?"


           "你信命吗?"祁同伟问


            "遇见你之前不信"高小琴还记得第一次见祁同伟,男人从外面的世界走进来,脸上的笑容那么的真,瞬间就刺中了高小琴腐烂已久的心


           "小琴,从我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想着要把你从这个魔窟里救出去,现在,就是机会,我要把上天亏欠你的全部还给你"祁同伟握着高小琴的肩膀说"今天就走,永远都别回来了"


         高小琴一听到永远,慌了神"那你呢,我这么一走,对你会有很大的影响"


         "小琴,名啊,利啊,和你相比什么都不是"祁同伟抹去高小琴脸上的泪水"我不在乎那些,我只希望你以后可以快乐,只是没能给你一个婚礼,我很抱歉"


        高小琴扑到祁同伟的怀里放声哭了出来,这是第一个对她好的图无所求的男人,她黑暗人生中唯一的光


         当天下午高小琴走了,什么都没带,留给祁同伟一个U盘,祁同伟正打算去向沙瑞金汇报工作时,一通电话让他掉转了车头

评论

热度(55)

  1. _Ahr.TEEN MONS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