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hr.

过眼烟云散随风, 幻化金顶伶仃

松。 分分合合世间爱, 缘起缘灭一场

空。万念俱灰渐憔悴, 只羡世外比丘

僧。 我佛慈悲救苦难, 愿遁空门渡众生。

【人民的名义】赵氏春秋

*扫雷:原创主角,三观不正。
OOC有,私设如山!!!

强调:人物属于周梅森,OOC属于我。

玻璃心勿拍,欢迎提意见。

………………………………………………………………………………

Chapter.2 美国往事

Part.1

赵承祚被送到美国其中有他是作为赵立春隐藏的底牌培养的意思,也有赵立春变相发配的意思。毕竟熬鹰不能让鹰啄了眼,同样是在亲身教这个还不太成熟的幼兽隐藏自己的野心,打磨心性。

这次的教训对于赵承祚也可谓印象深刻,赵立春几乎可以算作一点准备时间都没给他。到了美国,不管是食物气候等等,统统都不适应,让赵承祚差点扔进去一条命,在国内好几年补起来的身子也在短短半个月垮下去。说实话,这后果也吓了赵立春一跳,赶紧吩咐人好好将养着。

这么个病怏怏的身子一拖就是快一年才回复些元气,原本安排的私立高中也没去成,只好请教师在位于纽约曼哈顿的公寓里学。赵立春也还算精心,准备的公寓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不算大,也绝不小,如果只有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住就够大了。平日里除了来往的授课教师,就只有一个从国内跟过去的保姆。一般两三个月赵立春的私人秘书回过来带话,按赵立春的命令安排一下课程。

不管心里有多少话,赵承祚也不可能跟一个保姆说,说不好听些,一个下人去说,更不可能跟那些外国教师谈论。他觉得自己就像赵立春驯养在一个精致牢笼的野狼,只要主人不放开那条链子,就得蜷曲着卧在黑暗里。坐在书房的落地窗前,赵承祚看着夜色里灯火辉煌的纽约车水马龙,任凭心里的孤寂与黑暗疯狂的滋长。此刻,他终于明白权利能带来什么。

接连多日的高压学习,加上思虑过重,很快使得赵承祚再度病倒。心脏带来的疼痛使他眼前发黑,死亡的逼进促使他攥紧了胸口的衣料,疯狂的汲取空气。他突然前所未有的羡慕起赵瑞龙,不仅有个健康的身体,更有赵立春细心的维护。

凭什么?!也不知是疼痛还是委屈逼得他眼角发红,一滴泪顺着眼眶滴落在地毯上。终于支撑不住,陷入了黑暗。

接到秘书报告的赵立春刚刚开完省委会议,进家门连屁股都没坐热乎就匆匆交代了家里,跟组织部打了个招呼,就带了个秘书连夜飞往美国。到了医院就看到小儿子苍白的躺在病床上,虽然无数次看到过小儿子缠绵病榻的样子,但这一次不同,从鬼门关回来的赵承祚嘴唇都是青的。

身为一省之长,他也没有时间多待。难得柔和了脸色摸了摸小儿子细密的黑发,询问了一下治疗方案和病情。坐了两三个小时,临走前转头对秘书说到:“课程松一松,他愿意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他知道赵承祚醒了。

病床上的赵承祚咬咬牙,将眼泪憋回了眼眶里。

等赵承祚再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98年的年末了。纽约大街小巷放着圣诞歌,门口摆着圣诞树,满满的节日气氛。赵立春的私人秘书小林上次赵立春回去之后就留下来一直跟着赵承祚,他拿着毛呢大衣给赵承祚披上。这场大病后,赵承祚的身子再不如从前,堪比个瓷娃娃。

深知自己身子什么德行的赵承祚也没有因为就到车里的几步路,没不穿小林拿过来的衣服。进车之前,他抬头看了一眼纽约大学医学中心的高楼,心里漠然的想着,再进来的时候,估计也是他的死期了。

半年之后,赵承祚按照赵立春的想法成功的考进了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成了那一届不为人知的年龄最小的学生。



PS.这张是铺垫双书记美国岁月。

评论(1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