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hr.

过眼烟云散随风, 幻化金顶伶仃

松。 分分合合世间爱, 缘起缘灭一场

空。万念俱灰渐憔悴, 只羡世外比丘

僧。 我佛慈悲救苦难, 愿遁空门渡众生。

【人民的名义】赵氏春秋

***警告⚠️:私设如山!!!赵家中心!

作者高三逻辑不是太严谨,不懂法。

人物属于周梅森,OOC属于我。

原创主角三观不正!

玻璃心勿拍!接受建议!
………………………………………………………………………………

Chapter.3 晓风将起

Part.1

美国纽约,曼哈顿 AM.00:40

霍格公寓的顶层漆黑不见五指,寂静得可以清晰听到钟表走过刻度的咔咔声响。突然,尖锐的铃声划破空气乍响在房间里。

没等铃声响完,一只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掌从主卧床铺的被褥里伸出,截断了好像只要没人接应就会响个不停的手机。

“什么事?”声音的主人似乎还沉浸在睡梦中,音色带着微微的沙哑。

“老四,是我。”手机另一边隔着大洋传来一个略显苍老而疲惫的男中音。

本来脑子有些昏沉的赵承祚,一听到这个声音不说完全清醒,也恢复了大半,心下升起一丝诧异。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下,将身子靠在床头,打开了手边的台灯。

自从他到美国,已经过去了七年。这七年之中,他经历见识了很多人一辈子都可能见不到的东西,也替赵家在美国扑开了一道涉及广泛的网。为了织出这道网,从离开中国的那一刻,他的足迹遍布欧美大陆,却再也没有踏进过那片故土一步。最开始的两三年赵立春还会来美国看看,后来就变成了她的二姐,赵瑞曦。

赵承祚唯二两个跟他同父异母的姐姐。大姐赵瑞馨早早就为了赵立春巩固政治关系嫁到了北方,随着赵立春在汉东地位的提高,因身份差距双方联系反而越发淡泊,只有像过年团圆的时候才会简单。在他没离开国内的时候,两人的关系就淡如水,如今只剩照面称呼的情分在了。

二姐赵瑞曦可能是受到了自己大姐命运的影响,不想作为赵立春政治的牺牲品,下了一番狠功夫,颇具才干,行事大气。对比两个儿子,经常让赵立春连连感叹可惜不是个男子。三儿子就不用说,小儿子都比不上的原因照赵立春原话说:见不得光的生活过惯了,凡事阴谋过重。

赵瑞曦也确实是个奇女子。如果说赵承祚是一块锦缎绚丽花纹的设计者,那么赵瑞曦就是织锦缎的人。往往,织锦要比设计花纹要难得多。不管赵承祚想出多么天马行空的布局和阴损到极致的手段,她都能完美的替他完成。其中不妨有赵承祚的刻意刁难,他脆弱的身体使他无法自由的去完成计划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他需要一双能代替他直接触碰鲜血的手,必要的时候他还能毫不犹豫的断腕。久而久之,两人形成了默契,赵立春也就默认了这种关系,不再提出出嫁的事宜。

赵家在美国的除了最初的人脉,基本都是赵承祚一手建立起来的,赵立春也把国外事务全权交给他处理。但两人却很少交流,也只有年关他会主动给赵立春打个电话汇报下一年中发生的重要事务。其余的时间里,都是赵立春交待给赵瑞曦,赵瑞曦在传给赵承祚。更从来没有在美国处于深夜的时候来电,美中两地相差十二个小时,大陆那边轻易不会打扰他的休息。

心里百转千回都只在一瞬,赵承祚已经极为冷静地开了口:“父亲。”

冰冷冷的两个字,赵承祚在十一岁之后再也没有叫过别的称呼。

“嗯。”恍惚的,赵立春像是叹了口气,又好像只是他的换气声,“承祚,回来吧。”

回来?这个字眼对于赵承祚太过陌生了,让他有一瞬间的茫然。又立刻反应过来,就算赵立春说话的语气再示弱,都是有目的的。

“把岩台的事情收了,到吕州去。”

岩台,吕州。

一提这两个地方,不用想赵承祚都知道怕是赵瑞龙折腾出事了。

赵瑞龙大学毕业后就从了商,这也是赵立春深知自己儿子实在没有一丁点的政治头脑才放纵的。否则,不管他多疼爱赵瑞龙也不可能让他弃政从商。赵瑞龙也就借着他老子的势头组建了惠龙集团,当然,是独立于赵承祚的商业体系之外的投资公司。说是投资公司,不过是通过赵立春的关系办理业务一路开绿灯,然后笼络一部分想找省委书记作为政治资源没有背景的中低层次官员进行投资洗钱的一个空壳集团而已。

看赵瑞龙玩的尽兴,赵立春也就没有多管。况且,赵立春相信赵承祚的身体再怎么不好也不会走在他的前头,得有个他走后能制住赵瑞龙的人。慢慢他也放任赵承祚对赵瑞龙的一些不超过底线的锉磨,以加深前者对后者的威慑。这次,赵瑞龙明显玩过了火候。中央感觉到了汉东的异常,派了巡视组下来巡查。这个节骨眼上,赵瑞龙在岩台开了一个高污染的化工厂进行捞钱,周围还是居民区,并有多位岩台市官员参股。那几名官员岩台市委、汉东省委及中央巡视组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双规决定,只差对外公布形成书面通知。他已经让赵瑞龙躲去了香港,避开风头。但是岩台的烂摊子必须得收拾,要不然得沾他一身腥。

就算赵立春不说,赵承祚也本打算采取措施。往小了说,这事搞不好会稍微影响一点赵立春的在任期间的评价,连政绩失误都算不上,那几个官员还不至于牵扯出来一个省委书记。往大了说,关系到汉东的政治结构以及他在汉东的布局。虽然中央巡视组下来巡查,在汉东掀起了一阵风。可汉东还是太过平静了,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一望无际波澜不惊的海平面。当真正风起时,会将一切吞噬殆尽。这不符合常理,他相信以赵立春对政治的敏锐也一定察觉到了。

虽然他对赵瑞龙的威慑力与日俱增,有时也难免会山高皇帝远。如果赵瑞龙再次玩过头,就不是那么好收尾得了。他也决计不允许赵瑞龙破坏他的计划,吕州对他和赵立春都是控制汉东的重要一环。虽然他早就着手将赵家资产移往国外,并且集团总部设在曼哈顿,但是最基本的地基产业依然在汉东,其中一个重要分部更是打算设在吕州。这一环要是被打透,那后果是赵承祚不敢设想的。

想到这,赵承祚重重回了一个好字,然后挂断了通话。

曼哈顿霍格公寓顶楼的微光也就这样燃到了天亮,直到与天色浑然一体。


PS:这两张可能都会短着,为了给吕州做铺垫。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