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hr.

过眼烟云散随风, 幻化金顶伶仃

松。 分分合合世间爱, 缘起缘灭一场

空。万念俱灰渐憔悴, 只羡世外比丘

僧。 我佛慈悲救苦难, 愿遁空门渡众生。

【人民的名义】赵氏春秋

***警告⚠️:私设如山!!!赵家中心!

作者高三逻辑不是太严谨,不懂法。

人物属于周梅森,OOC属于我。

原创主角三观不正!

玻璃心勿拍!接受建议!

………………………………………………………………………………

Chapter.3  晓风将起

Part.2

母亲。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词语。赵承祚曾在无数的书籍中觅寻到她的踪迹,也曾听过各种语言用或是华丽或是朴实的词语歌颂。但只是听过见过,不曾触碰过——他的母亲因他的出生而死去。这也是他嫉妒赵瑞龙的原因之一,同样母亲都是因自己而死,赵瑞龙得到了更多的宠爱,他得到的是父亲的冷漠与母家的厌弃。

他的母亲林雅之在这个世上留下的痕迹不多,犹如夏花绚烂过一季把最美的一面留在人间。透过唯一留下的上个世纪的黑白照片,也不难看出尚在人世时何等风姿绰约。柳眉似蹙非蹙,一双秋水般的眸子似喜非喜,娴静如姣花照水,一袭白衣似弱柳扶风。明明是个东北姑娘,却有一种江南女子特有的婉约。至今赵立春有时还会感叹: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也只是有时罢了,女人对于赵立春就像是一本消遣的闲书,排忧解恼,当这本书读透了也就没有意义了。显然,林雅之就是赵立春这辈子没读完,也不可能再读完的一本书,所以偶尔会想起来念叨念叨。这时候,赵承祚就不得不叹服起来他那位母亲了。为了改变地位,将一个男人当成一个课题去研究,并把自己变成这个男人思想的理想品,生生从一个农家姑娘变成了高官贵妇。这两个人互相研究了一辈子,却都以为互相是爱着自己的。真是自私虚伪到了极点!每当听到赵立春跟年少时的他怀念他的母亲,赵承祚都想要大笑几声。可也只是想想,毕竟他是两个虚伪透顶的人结合的产物。他也就慢慢理解赵立春为何更加偏爱赵瑞龙,因为他活得要比赵家,甚至大部分人都要真实且肆意。

母家对他的厌弃他也能理解,无利不起早。说他心里扭曲也好,思想偏激也罢,他从不相信人的感情,只相信利益。只要有利益关系在,关系就会牢固。他母亲死后,他没给依旧处于社会底层的母家任何既得利益,被割离开来就理所应当了。

过去的他还会去抱怨,现在他除了冷静的分析,就只剩下偶尔会升起的一丝丝感激,就像他感激他的母亲给了他这张昳丽的脸。他从小就知道这张脸所具有的吸引力,并在时间的过渡中学会了如何去发挥这个优势。总有人会因为他的外表而忽略他的一些特质,不需要多做其他就成为了他的保护色。

也许岁月对赵承祚的洗礼还不够多,眼神总能泄漏他的狠戾。赵立春最后一次到美国时,看着自己容貌越发惊艳、锋芒毕露的儿子沉默良久,说到:“戴一副眼镜吧,至少装一装。”自那之后,赵承祚的鼻梁上常年挂着一副复古款式的银丝眼镜。真是天赐的面孔,添了一幅眼镜不仅遮盖了不少他身上的锐气,更添了一股淡淡的儒雅和贵气。在谈判桌上,经常能引起一些特殊人群的注意,然后他就利用这些增添谈判的砝码。平常人家都非常重视名声,上流社会的名流绅士更是如此,怎么能允许自己的“小爱好”被摆到台面上。所以,他也感激赵立春。要不是后台够硬,他早就沦为玩物了,哦不,只能说是其他人的玩物。他不还在赵立春的把控之内吗?

赵承祚对着镜子整理好按照身型剪裁完美的维斯特伍德黑色西装,搭配同色法式衬衫与暗红色的领带。想了一下,又挑出一款银制领针,使得整体着装更加禁欲与庄重。最后,伸手将桌上的眼镜戴在了脸上。一回头,果然看到了身后抱着大衣的棕发外国人迷恋的神态。

看吧,人的欲望总是无止境的,人心总是贪婪的。

棕发外国人叫做莱昂,是个意裔法国人。两年前赵承祚在处理完一批军火后,在纽约最混乱的皇后区街头发现了几乎濒死的他。那天纽约下着细细密密的秋雨,天意渐寒。体质虚寒的赵承祚更是早早穿上了厚实的风衣戴上了手套。他就一件黑色单衣倒在人迹罕至的街口临近下水道的地方,身上的血混着雨水也一并流到下水道中。雨果曾说: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智慧与良心。赵承祚本意没想救他,甚至还想到今天过后纽约又要多了一份良心了。

美国的水深不可测,资本主义国家孕育出的黑暗根本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可以比拟的,纽约更是最深不可测的地区之一。说眼睛不眨一下有些夸张,可别说是个外国人,就是个中国人死在他面前他都不会有太大反应确是事实。而且那身上的伤势刀伤也有,枪伤也有,谁知道是不是哪位处理的遗漏品。在汉东他赵立春是天,在美国不能说屁都不是,也没大到谁都能给面子,一步踏错,全盘皆输。雇佣多少个保镖也没有用,那些人总有办法让你活不下去。他赵承祚没那本事,也没那好心管一个无关人的死活。

就在他要上车的时候,那个濒死的男人吐字清晰的说了一句让他动心的话:把我救活,我是就你的。那时他也是冲动,如果换成现在或许他就一笑置之,从容而去了。

三个月后,那个男人也就是莱昂身体恢复,他也知道了他的经历。他被一位资本家从小培养各种搏杀技术,成年后为那位资本家的地下黑拳守擂。他守了十一年的擂台,直到在被赵承祚救了之前的前一晚。他输了,就被处理掉。资本家看在十一年守擂的功劳份上,没有杀他,将他扔出擂台自生自灭。有趣的是,这么一个杀人如麻的黑拳之王,虔诚的信封天主教。在他以为自己会死的时候,他碰上赵承祚。对他来说,就是上帝的指引,赵承祚就是他的弥赛亚。跟了赵承祚后,莱昂也可谓死心塌地,随着赵承祚的长大,他的目光也越发灼热。好在他还能克制住,否则即使莱昂再能干,他也会处理掉他。不过对于现在的莱昂,怕是死在赵承祚手里都是幸福的。

“你留在美国。”他回汉东,在赵立春有可能被盯上的情况下,莱昂的存在太惹眼了。

莱昂的眼睛瞬间暗了一度,又转而像是什么也没发生,生来便有些金属质感的声线里更溢满了温和,生怕大了声音会震伤他年轻的主人:“不行。那边没人保证你的安全。”

赵承祚微微勾了一下嘴角,同样柔和了声线,竟给人一种满心温暖的错觉:“莱昂,我的纽约更需要你。你不会让我失望,对吗?”

“……威廉,你真是狡猾。”在不舍得离开赵承祚,也抵不过赵承祚柔下声音来的请求。他总在想,世界上怕是只有主人的父亲能抵挡得了那如塞壬般的声音,而他又甘愿做那大海上沉溺于歌声的船夫。

赵承祚只是接过莱昂手中的大衣和手套,没有说话。就这样一路沉默的到了机场,登上了飞往北京转汉东的飞机。

这次回国赵承祚只带了一个公文包,里面装了重要的书面文件。一是他解决完岩台和吕州的事情会重新回到美国,二是中途转机不方便他带着行李箱,他也不差那点行装。尽管这些年赵承祚没在赵立春身边,有些习惯依然像极了赵立春,比如对生活质量的追求。大到书房摆设,小到内衣面料,已经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相比来说,赵瑞龙就简单了。碰上了合眼缘的衣服也不管符不符合自己气质身材,一律买买买!这下赵书记脑仁又痛了,你说那暴发户外带农家乐的品味到底是像了谁?!动不动就整一身骚气的紫色,再配上那顶破草帽,眼睛简直辣到不行。赵立春年纪越发大了,身体毛病也越来越多。这么辣下去,老花眼也得变瞎眼。后来赵书记被逼急了,勒令一切紫色的东西都不准出现在他所到之处。

头个三四年他认了他一位老战友的遗子,也是他秘书的刘新建做了干儿子。不得不说,他对这位干儿子还是很慈祥的,直到有一天刘新建系了一条他老婆情人节送的紫色领带。这下算是摸了老虎屁股了,赵立春当即在他省委宿舍的家里把他当时还八成新的干儿子骂了个狗血淋头,吓得刘新建从此以后再也没敢用过跟紫色搭边的东西。

这气撒了一大半,赵公子晚上回来还是被他老子没退下来一层皮。更让他心痛的,最喜欢的那套骚紫色睡袍被他老爹烧了。也因为没了这件睡袍,赵公子失眠了一个星期。他有个怪癖,不认床认睡衣。这次赵瑞龙出去避难,都没忘了带着自己怕被老爷子烧了而新买的白色丝绸睡袍。依然骚得够呛,至少颜色不是那么辣眼睛,赵立春也就忍了。

赵立春前些年还穿穿铅灰,钴蓝,藏绿一类的颜色。这几年身份限制加年纪也不适合跳跃的颜色,基本衣柜里清一色黑西装白衬衫,偶有两件暗色系唐装。这种着装风格不知怎么的影响到了远在美国的赵承祚,而且将暗系发扬到了极致,连衬衫都多是黑色。而且赵承祚容貌多继承于他的母亲,只有那双狭长犀利的凤眼像了赵立春,天生肤白,身体原因皮肤常年不见天日,穿黑竟比穿白更要有视觉冲击力,还能增添威慑。

所以,当赵承祚在京州一落地,赵立春亲自到机场接人看到衬着夜色一身黑走过来的赵承祚满眼的惊艳与满意。

父子俩距离上次一别有将近有四年,间或知道对方情况也没见到本人。要说赵承祚还能见到赵立春的变化,毕竟身为一国大省要员,国际新闻也会转载相关新闻。赵立春就一点见不到儿子的变化了,为尽量隐藏赵承祚的信息,传信来往他从不允许夹带任何有关赵承祚的影像资料。

但时间格外优待赵家人,四年的岁月几乎没在赵立春身上留下痕迹,反而加深了他身上不怒自威的深沉。常年久居上位,说一不二,举手投足都带了指点江山的气势。

赵立春不想让其他人见到赵承祚,还不到他走到前台的时候,只带了私人秘书小林做司机。也没回省委大院,直接开往当年的宅子。

进了别墅,东西摆设什么都没变样,可见有人刻意保持。赵承祚站在宅子里,有种时光倒错的感觉。好一会儿,才发现有哪里不太对。

“父亲……湖不是被您填了吗?”

走前面的赵书记背影一僵,心说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终于走了,还不兴我挖池养点鱼?只好尴尬的咳嗽一声,转移话题:“……嗯。为了平衡宅子的风水。不说这些没用的,你先去休息,一切留到明天再说吧。”

明知道赵立春在转移话题,旅途劳顿的赵承祚现在也确实没有多余的精力和赵立春谈事情。恭敬的点点头,径直走向二楼的房间。

如他所想,二楼他的卧房也保持着七年前离开的样子,好像房间的主人从没离开过。他的心情有点复杂难辨,他的父亲总是这样,一面毫不留情的驱逐他一面父爱如山的挽留他。他想赵立春也是纠结的吧,明明把权力纷争过后仅有的父爱给了赵瑞龙,却经常控制不住想分给小儿子一点。

自打幼时他的身体就不好,赵瑞龙那时正是跳脱的年纪,闹腾得厉害,只要他在宅子里就没个消停的时候。年幼的赵承祚缺少关怀,本能缺乏安全感,极为的讨厌吵闹。为了避免两个儿子冲突,赵立春重新安排的卧房。出乎意料反而更照顾小儿子,安排在了自己房间隔壁连着书房。大儿子反倒扔在了二楼把山隔音较好的屋子,大有随他折腾的意思。那时候,赵承祚还会和赵瑞龙明里暗里的争夺赵立春的父爱,对这个分配他心底是有着窃喜的,尽管后来赵立春为了这件事弥补了赵瑞龙一台吉普车。

回头再看这间房,不管当初的还是现在的赵立春是不是带着目的布置的,他心里已经起不了太大波澜。他和赵立春这辈子的父子缘分就那么多,如今多半只剩下利益交换了。

身体的疲累带动精神上的疲累,洗去一身风尘他很快沉入黑暗。




PS:这两天被各位太太的文都要虐傻了😂😂😂
都不知道怎么写了

再加上马上高考,前途未知的茫然不安,所以更新不稳定,各位多多包涵。

求评论,求爱心。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