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hr.

过眼烟云散随风, 幻化金顶伶仃

松。 分分合合世间爱, 缘起缘灭一场

空。万念俱灰渐憔悴, 只羡世外比丘

僧。 我佛慈悲救苦难, 愿遁空门渡众生。

【人民的名义】赵氏春秋

***警告⚠️:私设如山!!!赵家中心!祁厅花攻!厅花攻!攻!

作者高三逻辑不是太严谨,不懂法。

人物属于周梅森,OOC属于我。

原创主角三观不正!

玻璃心勿拍!接受建议!

………………………………………………………………………………


Chapter.3 晓风将起

Part.4

赵瑞龙出了机场就在出口处看到挂着他能倒着背车牌的黑色奔驰,一张猫嘴立刻向上弯起一个弧度。他就知道他姐不舍得不管他!

轻车熟路打开后备箱,把行李往里一扔,晃晃悠悠走到后车门看都不看一屁股坐了进去,还顺手带上了车门。然后他就听到咔嚓一声,车门锁上的声音。

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啊?他心明镜似的这回事办的脑袋缺弦,回来他爹他姐都得收拾他,搞不好男女混合双打,可也不至于这么急吧,在机场就打算怼他?于是满脸堆笑的抬头,想问他姐锁什么车门岔一岔话题。这一抬头可好,他好悬没从车座上出溜下去。条件反射的拉车门,发现车门他上车时就锁上了,后背寒毛瞬间就炸起来。

来的哪是他的好姐姐赵瑞曦,而是他避之不及的大魔王赵承祚!

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不禁发出一声声音极小的哀嚎。他知道他这回是把他爹惹急了,不然能把这尊大神请回来?他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暗恨自己手贱,回来之前也不探探他姐的口风再订机票。

“亲爱的哥哥,看到我不惊喜吗?”词句间满满的亲昵,语气却相反不带一丝温度。前头的林秘书在赵瑞龙上车的时候就升起了隔音档板,所以赵承祚也不担心会被外人听到谈话。

“这、这话让你说的!哪能啊?走这几天,除了咱爸最想的就是你了。”赵瑞龙这几年社会混多了,习惯性想和对方拍拍肩膀称兄道弟,好在他还有点心及时刹住了动作,赵承祚极其讨厌肢体接触。

虽然赵瑞龙及时把胳膊收了回去,不代表赵承祚没看到,隔着镜片的漆黑的眸子明显又冷了一度,一身的臭毛病,“那正好,我在中国待多少天你就跟着我多少天。想我,这次让你看个够。”

赵瑞龙一听脸立马绿了。倒是没有前两年那么害怕这小子,可还是怕。当初那一出戒毒至今让他记忆犹新,后来有个市长的儿子拽他溜冰他给人好一顿揍,真找死别拉我。果然不出三月,那对市长父子老子双规儿子进宫。这回可好,直接省了中间步骤天天跟在他身边,他有个活?开玩笑,那都不如去蹲局子蹲半个月,得想个办法。

赵瑞龙自以为隐蔽的小盘算其实赵承祚看的通透,他也实在纳闷赵立春赵书记那么老奸巨猾的一个人怎么就生出来这么个傻儿子?什么都写在脸上,动点歪心思眼睛就滴溜滴溜在那张白胖的脸上转,碰到点新鲜玩意儿就兴奋到模糊肢体动作夸张,闯了大祸还会跑到美国抱着你腿不松手求救。对于这样一个人,除了偶尔的嫉妒恨都恨不起来。

“把你那点小心思给我收起来,跟着我这件事没有商量,父亲亲自发话。”

得,这下完活。赵瑞龙现在动笔写遗书的心都有,只好视死如归的把眼睛闭上窝进车座。一想光亮的大背头显得都暗淡起来,整个人像是长在阴影里。

他说他什么是好?赵立春一向对赵瑞龙的撒娇和绵软没辙,要不然也不会气成那样还把收拾赵瑞龙的任务交给赵承祚。整个赵家赵承祚算得上唯一能对赵瑞龙有资格,能狠下心操练的,赵瑞龙还不敢反抗的人。里面不仅仅有赵承祚的威慑,还有心知弟弟身体不好怕反抗伤到弟弟作为哥哥的保护。所以,当初得知的赵瑞龙沾毒赵承祚会动用那么激烈的手段。他自己都没发现,总说赵立春惯着赵瑞龙,自己又何尝不是?

“你手底下有个副总叫杜伯仲?”与赵瑞龙对话并不影响赵承祚翻看财政资料,一心二用,早在为抵住赵立春数落自己大儿子外带提点自己就练就。赵书记训人好提点不相干的人这个习惯,不只对他的子女有,对下属同样。也是这个习惯,他历任秘书都极为会察言观色,审时度势。

“啊,对!你对他有兴趣?还真别说,我手底下那几个人里属老杜业务能力最强。”一提到跟自己企业有关的,赵瑞龙立刻又眉飞色舞起来。

要换做赵立春或是赵瑞曦看到他这幅兴奋的样子不管有什么想说的都不忍打击他,可惜他面对的是赵承祚。一对资料里抽出轻飘飘的两张纸,扔在赵瑞龙的腿上,嘲讽道:“是业务能力太强了!”

这几年赵瑞龙怎么折腾,一直恪守一个原则,不碰赌和毒。送给那些官员的“小礼物”算在黄之内,想不碰是不行的。而且他自知自己身份有多敏感,打铁还得自身硬,黄还有周旋余地,不管他老子多牛逼要是碰了其余那两样让人查出来怕是不好脱身。现在,这纸上的内容却把赵瑞龙的脸打得啪啪作响。这个杜伯仲竟敢打着他的旗号私下走私毒品强奸下属,而且还在林城的商务会馆里开设赌场!脸色一沉,姿势也不是刚才坐没坐相的德行,竟能隐隐有了两分赵立春的气势。

不过一抬眼看到面前的赵承祚,那点气势泄了个一干二净,“这个我真不知道,我真没想到他能瞒着我干这么大个事。我的好弟弟哟,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我哪有那胆子啊!我要真这么干了,老爷子不弄死我啊?”我就没这么干,这回岩台的事老爷子都要弄死我了。

“你要真跟这里的勾当有关系,我还会让你安然的坐在这?”镜片反射出一道冷光,赵承祚似笑非笑的望了他一眼。复又低头看文件,好像勉强算是笑容的表情是赵瑞龙的错觉。

赵瑞龙打了个冷战,不敢往下接。过一会儿,像是想起了什么大事,右手不停的比划,“咱爸跟你说没说?吕州!那个吕州!”

“父亲没跟我说,你也少打父亲那边的主意。我最后一遍警告你,如果你不是汉东省省委书记的儿子,你赵瑞龙什么都不是。要是父亲倒了,你别想我会去捞你。别忘了周明国,你倒是能做出来周明国干的,但我不可能给你机会,莱昂等着收你命呢。”提到吕州,赵承祚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这么重要的点他不可能任赵瑞龙祸害。之所以提到周明国,因为他是北海省前省长的儿子,依靠省长之子的身份侵吞大量国有资产,靠关系买官卖官并涉嫌谋杀情妇。于2001年事情败漏,处以枪决。当初事情闹出来的时候,可以说震惊全国,后来成了高官教育衙内们的典型事例。

“我知道,我都知道。事先声明,这回我真不是瞎折腾啊。现在的吕州是李达康和高育良搭班子,李达康任市长,高育良任市委书记。李达康是老爷子的前秘书,你可能跟他不怎么熟,那时候你还小。高育良曾经是老爷子的死对头梁群峰的执笔秘书,他还有个吕州公安局局长的学生是梁群峰的女婿。李达康算是被梁群峰的遗部包围了,孤掌难鸣,没个人帮他。我这个李哥可像去了老爷子,是个改革家,要开发月牙湖提升吕州GDP。我呢,没别的,正好瞧上了月牙湖北边的那块地,还能帮帮李达康巩固巩固关系,多好!”

论起李达康和高育良,赵瑞龙还真没他熟悉。虽然过了快五年,他不相信那两个人的品性有多大改变。先不说赵瑞龙想拿那块地干什么,就是为了避嫌,这两个老狐狸也不会给赵瑞龙批地。他更感兴趣的,是赵瑞龙口中吕州市公安局局长,汉东省公安系统中还没有他的人呢。而且,月牙湖一旦开发,地价会高速飞涨,至少市值几个亿,甚至可能达到十几个亿。他曾考虑过把他的泰普科技汉东总部设在这,后来权衡一下还是得放在省会京州,只能在这设立分部。如果只是单单一个分部,拿下月牙湖这块地就有些不划算了。好在他不急,如果过几年京州的郊区开发起来,他再设立京州总部也不迟。虽然上海的泰普科技离汉东远了些,但此时并不影响运作。

“我打算在那片地盖个美食城,顺便开发一个高级别墅区。房地产这个行业的商业前景可是不可估量啊!”像是已经看见了向自己滚滚而来的财源似的,赵瑞龙一双圆眼睛冒着绿光。除了身材,赵瑞龙最不像赵家人的就是那双眼睛。反观赵承祚,那张堪称漂亮的面上,只有那双眼睛像了赵立春个十成十。所以,在赵承祚幼时赵瑞龙看到自己弟弟发怵不是没有道理的,他内心对他父亲的敬畏比任何人都多。

这二十天赵承祚不说忙的焦头烂额,也基本没个休息的时候。更没工夫考虑整治赵瑞龙的问题,让他没想到的,赵瑞龙自己想了个好招。“那你就去做。”

“你同意啦?!果然,我们老赵家的眼光都一样。”一听事情有门,赵瑞龙激动得恨不能起来跳一段。他办事没章法不代表他傻,这事要办成了,他的资产可会成倍的往上翻。

等他激动的差不多了,赵承祚终于慢条斯理的接着道:“你大学学的不是环境规划吗,别浪费,企划案你自己做,场地你自己跑,批复你自己过。要是让我知道你又拿父亲做文章…………”

接到赵承祚沁凉的目光,赵瑞龙欲哭无泪,也反应过来赵承祚是在整他。他大学净混日子了,论文不是他赵承祚代写就是赵立春那几个秘书代写,哪还记得怎么写见了鬼的企划案,自己挖个坑反倒把自己埋了上哪说理去。再说,他还能不知道这个月牙湖有多难批?不用说高育良了,李达康就够呛。要是最后没成,估计赵承祚还得想法收拾自己一通。赵公子挠挠头,感觉这月头发又得掉一大把了。


PS:提前预警,赵公子会学好一点,脑子能好一点,与小琴会是真爱!!!!!

评论(2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