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hr.

过眼烟云散随风, 幻化金顶伶仃

松。 分分合合世间爱, 缘起缘灭一场

空。万念俱灰渐憔悴, 只羡世外比丘

僧。 我佛慈悲救苦难, 愿遁空门渡众生。

【人民的名义】赵氏春秋

终于把这章补完了



***警告⚠️:私设如山!!!赵家中心!祁厅花攻!厅花攻!攻!

作者高三逻辑不是太严谨,不懂法。

人物属于周梅森,OOC属于我。

原创主角三观不正!

玻璃心勿拍!接受建议!

………………………………………………………………………………

Chapter.3 晓风将起

Part.8

赵瑞龙在云华楼接待高育良的包间是个隐形双层套房,里间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外间的一切,外间看里间仅仅只是一堵墙,这一向是赵瑞龙的拿手好戏。他特地派手下一个叫程度的亲信把里间好好“翻新”了一遍,为邀请赵承祚看剧。可惜的是恰巧当天美国那边出了点问题,赵承祚全程坐镇在别墅里遥控指挥,没功夫搭理赵瑞龙的“过家家”。就算没这档子事,他也不打算去亲眼看高育良给他做的答案。毕竟他已经见识过了太多人性的黑暗面,不想在自己曾经敬为人师的男人身上再度体会了。

最终结果在赵承祚的意料之中又在他的意料之外。高育良不动声色的将赵瑞龙所有的战术打了回去,全程没提过一句跟月牙湖相关的任何话题,赵瑞龙提起也被他用些无关痛痒的话岔了过去。气得赵瑞龙在高育良走后直接掀了桌子,把里屋的录像设备砸个细碎。负责录像的程度殃及池鱼,也被赵瑞龙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高育良自己放出去的屁啊!只要调走李达康,他就批月牙湖!现在该办的都办了,反倒油盐不进了?!他想怎么样啊?!”赵瑞龙来回在房间中踱步,恨不能把手边的东西都砸了舒舒气。可他待的是赵承祚的书房,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在自己弟弟的地盘撒野。更别说这其中有很多他老子赵立春花了几十年搜集的珍贵孤本,要是让他毁了他老子能扒了他的皮。

恭敬的站在门边的程度瞄了赵瑞龙一眼,又小心翼翼自以为隐秘的看了看端坐在宽大红木桌后翻看录像的赵承祚,开口安抚自己的主子,“龙哥,这高育良太不识抬举了,要不要找人给他点教训。”

这个程度没什么脑子,倒是意外的忠诚。赵承祚一挑眉,也不说话。

赵瑞龙看赵承祚的表情一激灵,想起来他刚才看到赵承祚手里有一本外文书,上面有高育良的签名。

“这有你说话的分吗!老实的待着!”转头又讨好的对赵承祚笑笑,问道,“这都几次了,这高育良就拿不下了?墨荷图我也送了,人家看了却不收,咱就拿他没办法了?”

“高书记常说一句话,欲速则不达。”赵承祚看着屏幕里高小凤穿着一身旗袍,笑容温婉的给高育良倒酒,高育良温和甚至能称得上温柔的神色,低下头,镜片反射出一道冷光。

他是真没想到高育良真会对一个渔家女感兴趣。不过也对,古代文人都三妻四妾,风月场出来的佳话不在少数,高小凤在高育良心里怕是就像满腹诗书的才子对身世飘零的歌女起了怜惜,能满足自己心里拯救他人的抱负感,所谓救风尘。至于怎么能让高育良实施“救风尘”,就看高小凤能做到什么程度了。

赵瑞龙刷的拉开椅子,一脸期待:“什么意思?老弟,我啥文化你还能不知道!说白点。”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赵承祚叹了口气,解释道:“我们的高书记可不是柳下惠,美人在前,怎能不动凡心?你得给他点时间,慢慢适应自己的心。”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女人的问题,这关乎到高育良一辈子的是非成败。

“成,我懂了。慢慢渗透!”

高小凤也算是没辜负赵瑞龙的大力“培养”,一个月后终于在赵瑞龙名下的一栋别墅里将自己送到了吕州市委书记的床上,也将高育良埋进了英雄冢。

随后,高育良的秘书给赵瑞龙打了电话,约见谈话。这也意味着让数人竞折腰的月牙湖在纷纷扰扰半年,最终还是落入了赵瑞龙赵家的手中,赵承祚吕州的第一步棋彻底打入地基。

接到电话时赵瑞龙正在赵承祚的身边听训,这电话来的及时,不仅解了近忧还排了远虑。可把赵瑞龙乐坏了,抓起包里的企划案就想走。赵承祚哪能让他走的这么容易,拿起手杖一挡把赵瑞龙打回了椅子里。

“怎么,跟我一秒都不想多待?”

“没,人高书记日理万机,这定了时间了,我们不得快点去嘛!怎么说也是个大领导,迟到多不好啊。”

拉开抽屉,把半个月前就已经准备好的真正企划案拿出来扔到赵瑞龙面前,也不理会赵瑞龙的解释,不容置疑道:“拿这个企划案去。现在,把企划案看了并弄透。”

“啊?企划案?什么企划案?”赵瑞龙一脸懵,掏掏耳朵感觉自己好像出现了幻听。低头,桌面的文件上明晃晃用瘦金体写着《吕州市月牙湖区建设规划建议与企划》的标题。再看看自己手里铅字打的《月牙湖企划案》,赵瑞龙明白他又让赵承祚给套路了,这小子早就准备好了!

抬手指着自己,赵瑞龙满脸的怀疑人生,“那这几个月我是干啥的啊?企划案你写,高育良高小凤睡,字高育良签,我他妈还累的跟狗似的!”

“要不然你还想亲自上阵睡了高育良?”

“卧槽,赵承祚你要这么说话可没朋友啊!谁他妈要睡他?!我疯了我!”赵瑞龙算是发现了,赵承祚要么不说话,说话就能噎死人,一腔怒气全让他给憋了回去。“行了,我不说话了,你也别说话,我马上看完。”

赵承祚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谅赵瑞龙也不敢跟他犯浑。这是他送给高育良的见面礼,为此特地用本来字迹书写了封面,当然这些玄机他是不会跟赵瑞龙说的,至于高育良能猜到哪一步,就要看他这位高老师敢不敢猜了。

大概就二十多分钟,赵瑞龙急着让高育良签字看的囫囵,但有一处他看的清清楚楚。

“这企划案做的没毛病,要让高育良看完得乐颠颠的签。可老四啊,这里面写着处理污染,咱先不谈在哪整设备,就月牙湖那么大的面积,这一套污水处理设备怕是得上千万吧?咱上哪整这些钱去买这设备啊?机器运转起来不要电钱呐?这个要是给他高育良解决了,你哥哥我可就不是挣钱,是倒贴了啊!”

“可你要是不弄,就等着将来变成你自己的又一进监狱的砝码,父亲的政治错误。”拄着手杖,赵承祚慢慢直起身,抬手点在身旁吕州市地图月牙湖的位置。“设备不用你出,你也出不起。你只要每年分期付款打到设备的公司,之后我会在年末用其他渠道给你返还回去。这样,你不紧不会成为毁坏月牙湖生态的罪魁祸首,还会成为保护月牙湖的功臣,同时减轻高育良在市委的压力。我们既然已经给了诚意,就得给到位嘛。”

“行行行!我懂了!哥,你是我哥,赶紧坐下吧。我不就出点电钱嘛,我出。就你这身子骨在我跟前晃,我害怕啊。”赵瑞龙看赵承祚站起来吓得也忽悠一下站起来,两胳膊端着隔空跟他移动以防他摔倒好扶一下。

回到中国的这几个月一点没比在美国轻松,甚至要更劳累。这导致赵承祚再次发病,虽然不严重仅仅药物就控制住还是让他出现了心源性水肿,从脚踝开始一直向上延及大腿,连基本的行动都成问题。这也是赵承祚没有亲自见高育良的一个原因,他不能把自己的底细暴露给别人,赵家人和身边的几个得力助手已经是他容忍的极限了。

“我没那么脆弱。好了,去赴约吧。带个司机去,在车上再好好看看,别丢了赵家的脸。”赵承祚停在原地,皱着眉头看着赵瑞龙两只不上不下的手,表情严肃语气却十分缓和。

这几天中国的事务大部分只剩下结尾,高育良这边终于松口,休息得当水肿开始逐步消退,拄着手杖之类的支撑物可以在房间中简单的运动。习惯于在美国这样情况下周围人的视而不见,对于赵瑞龙的关心他隐有些手足无措,只得打发他去见高育良。

“那你坐下,坐下我就走。”看着赵承祚放下手杖,坐进宽大的老板椅中,赵瑞龙才放心,打电话叫上程度开车,大摇大摆的向吕州市委出发。

“蠢货。”书房里留下一声无奈的叹息。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到了市委,赵瑞龙朝高育良晃晃手里的企划案,啪的撂在桌子上“高书记,这回您肯定签,不带一点不乐意的,您信不?”

“是吗?”也不回答信不信,高育良向上推推镜框,笑的一如既往的儒雅,“那我可得好好看看。”

抬眸一望,那熟悉又陌生的瘦金体就映入高育良的眼里,相比于五年前要更加锋锐了。没署名高育良也知道是那个总爱穿白衬衫嫌弃李达康的少年写的,如此锋利的字除了他不会有第二人。可他和赵家是什么关系呢,难道当初的相遇也是设计好的?想到这,高育良打脊梁骨窜升起一阵寒意。

压下心底的疑惑与猜测,他细致的翻阅了这份全新的企划案,除了保留了赵瑞龙最初的美食城与湖畔花园的构想,其他策划几乎全部推翻重建。最令他满意的,便是月牙湖的净化工程。即使没有赵瑞龙的美食城,月牙湖的污染也非常严重,这也是月牙湖迟迟建设不起来,吸引不了高端投资的原因后。批了美食城,只会加重污染,但同样能提升GDP,为了攀上赵家这艘大船高育良只有咬牙认。可现在这份新的企划案解决了企划本身的污染,还顺带净化的月牙湖。那样,美食城不但不会成为他将来可能出现的历史性错误,甚至有可能成为政治道路上又一块基石。不管那个少年和赵家是什么关系,这真真是一份大礼!

“瑞龙,你说的没错,我还真得签。这么对吕州人民有利的事,我要是不签哪说的过去?”高育良面上常年挂着笑,大多意味不明,让他人摸不到头绪不敢妄加猜测,这次脸上的笑意切切实实,隔着眼镜也能令人感受到蕴含的欣然。

赵瑞龙心里暗骂无利不起早,虚伪至极的老狐狸,嘴上一点不慢的陪笑,“瞧您说的,吕州谁不知道高书记为党为民,做的哪件事不都是为了吕州百姓!像您这样的好官,全中国除了我爸也就您了,爱岗敬业………”

这小混蛋倒是挺记挂自己亲爹,夸别人还不忘带赵书记。高育良可受不得赵瑞龙这夸张虚伪的套词,也不知道在哪看完背的。他一个大市的市委书记还有的事情要忙,没功夫再听他在这吹嘘自己,而且自己也有诚意要还回去,“行了,瑞龙。别在我这浪费时间了,饭就不吃了,你们年轻人那套东西我弄不来。我找个人陪你,我的学生,吕州市公安局长祁同伟,吕州有不懂的问他。”

“祁同伟祁局长?我可久仰大名了!我要没记错,他好像给我家老爷子当过政保处长吧。”高育良提这人他还真有印象。当年他跟赵立春一起回乡上坟,那头他老子已经跪地开始擦眼泪了,他还一点眼泪挤不出来。刚准备拿出日本进口的眼药水往眼睛里滴点意思意思,就听旁边扑通一声他老子的政保处处长膝弯一软跪在旁边哭的惊天泣地,吓得他手一抖眼药水呈抛物线状落在了他李哥脚边。

李达康也被政保处长的哭给惊呆了,感觉有东西掉在脚边,低头一看这不是自己准备的眼药水吗?!这是他备用的,万一临场哭不出来,滴点,有这个政保处长打样板他更得滴了!身为赵立春的贴身秘书可以哭不过政保处长,眼泪绝不能少掉。正寻思赶紧捡起来,一会不够用了,就跟自己领导的宝贝儿子碰到了一起。

这种场合也不好出声,两人尴尬对视,赵瑞龙指指眼药水,指指自己,李达康摸摸裤兜,相互了然。然后直起身,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心里不约而同的想:都怪祁同伟,真他妈尴尬!

从此,赵瑞龙和李达康都深刻记住了祁同伟,这也成了当初赵瑞龙接近李达康的开端。

高育良面色一僵,他当然听说过他大弟子哭坟的英雄事迹,因为这事他不知道训斥了祁同伟多少回,冷不丁的被一个后生提起相关连的依旧忍不住感觉老脸一热,“同伟还有幸给立春书记当过政保呢?时间长,我记不清了,要不你一会问问他吧。”

赵瑞龙暗到说错话了,自己这张破嘴哪壶不开提哪壶,要是到那位祁局长面前还提这事,那就不是入伙饭而是树仇家呢。“不用,祁局长的英勇全汉东都知道,缉毒英雄嘛!”

这下高育良眼里的温度才回暖,在企划案上签了字,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赵瑞龙说道:“那你应该能跟同伟相处的很好。我签完了,你去门外找陈秘书带你把相关手续办了,一个星期之后可以开始施工。这是祁同伟的私人号码,你办完打这个电话,我已经嘱咐过他。”

双手接过名片,看了一眼揣到里怀,赵瑞龙一张猫嘴裂成一道弧线,月牙湖签了比什么都强,“成,那高书记我不打扰您了,我这就办去手续,动工那天还请赏光。”

“行,我一定去。”突然,高育良叫住往外走的赵瑞龙,好像不经意的问道,“瑞龙,他这企划案做的很全面,不是中国大学毕业的吧。”

月牙湖一签,赵瑞龙完全放松了警惕,毫不犹豫的回答:“是啊,他好几个学校的学位证书,好像有个美国的什么哥伦比亚大学吧。”

高育良笑了起来,眼神深不可测,“瑞龙,玩的开心点。”

赵瑞龙摸不到高育良问话的头脑,也没心思合计,就顾着着急落实月牙湖的手续,生怕高育良变卦,点点头,就出屋去找高育良的秘书陈清泉。

他身后的高育良摸摸手边企划案上的字,点了根烟,哼笑起来,声音越笑越大,“赵瑞龙,赵承祚!好一个赵承祚!”




PS:这两天忙疯了,我这拖延症也是够呛,预计这章见厅长也没见成😂😂😂下章肯定见了,谢谢各位的支持 尤其是白槿小天使,一直坚持不懈的监督我

评论(10)

热度(21)